六安新闻网 新安晚报旗下媒体
您的位置:安徽网首页 » 淮南新闻 » 文化 » 正文

【楚仁君】谁家腊肉檐下香

作者 / 楚仁君

秋冬交替阳光照,山水盈新彩叶飘。季节,是一个移星换斗的魔法师。这不,小雪节气一过,仿佛一夜之间,古城的年味就竞相呈现出来。在古韵犹存的城廓内,家家屋檐下的竹杆上和绳子上,万国旗般地晾晒着一吊吊油光闪亮、腊香扑鼻的腊肉,令人垂涎欲滴,望眼欲穿。勾人馋虫和眼球的腊肉,在寒冬的阳光下旗帜般地张扬着,成了古城冬日里一道炫目的风景。

未曾过年,先肥屋檐。古城人一直有着腊月腌腊肉、过年吃腊肉的传统习俗。尤其是老一辈人,对于腊肉更有一种难以割舍的情结,在某种意义上,腊肉似乎成了过年的象征之一,就像过年时要贴春联一样,是置办年货、欢度春节必不可少的内容和项目。对于古城人来说,过年时餐桌上如果没有腊肉,那就不叫过年,与平时生活并不二样,其象征意义大于美食意义,其传统文化意义大于饮食文化意义。

QQ图片20190111100740

(摄影 / 赵阳)

古城人喜欢腌腊肉、吃腊肉,不仅仅是因为有着偏食咸物的饮食习惯,还有着独到的腌制工艺和独特的腊肉风味。古城人腌出来的腊肉,有个晾晒发酵的过程,如同精心酿造等待发酵的美酒一样,需要时间来成全。晾晒过程中,在阳光和空气的关照下,一些有益菌继续生长,一点点地渗透到腊肉的肌理中,不动声色地催化着脂肪和蛋白质,成为古城人新年团圆餐桌上最美味的期待。古城人腌好的腊肉肥不腻口,透明发亮,色泽鲜艳,吃起来有一种独特的腊香,保持了色、香、味、型俱佳的特点,具有开胃、去寒、消食等功效,在古城素有“一家烀肉百家香”的赞誉。

“霜蹄削玉慰馋涎,却退腥荤不敢前。水饮一盂成软饱,邻翁当年息庖烟”。这是南宋诗人王迈描写腊肉的七言绝句,说明古代人就有腌腊肉、吃腊肉的习俗。古城人腌腊肉、吃腊肉的习俗,像古城的历史一样悠长、久远,从古至今,代代相传,生生不息。古城人口耳相传,称其与三个传说有关:其一,曾为曹操耳目的张鲁称汉宁王,兵败南下走巴中,途经汉中红庙塘时,汉中人曾用上等腊肉招待过他。其二,传说清光绪二十六年,慈禧太后携光绪皇帝避难西安,陕南地方官吏曾进贡腊肉御用,慈禧食后,赞不绝口。还有一个与中国传说中非常著名的怪兽——年兽有关了,古城人相传,年兽是一种头长尖角的凶猛怪兽。“年”长年深居海底,但每到除夕这天,都会爬上岸来伤人。人们为了躲避伤害,每年年底就足不出户。因此,在“年”出来前,就必须储备很多食物。肉、鱼、鸡、鸭等肉食品无法久存,人们就想出了将肉食腌制存放的方法。

传说终归是传说,但古城人并不想去考证其真伪,也并不影响他们腌腊肉的热情和吃腊肉的情结。古城人有充分的理由相信,祖祖辈辈传下来的东西,包括腌腊肉、吃腊肉的习俗在内,都是金贵的宝贝。特别在讲究均衡营养、合理膳食的当今时代,古城人中除了注重养身的年轻人排斥食用腊肉外,老一辈人对腌腊肉、吃腊肉一直情有独钟。他们并不在乎过多食用腊肉可能带来的患病危险和致癌风险,也并不贪图享受面对甘脂肥浓、大快朵颐的口舌之感,只是在乎腌制腊肉时的仪式感和晾晒腊肉时的庄重感,只是在乎品尝腊肉的个中滋味,那是时间的味道,人情的味道,年的味道,更是家的味道。

古城屋檐下,到处腊肉香。古城屋檐下的串串腊肉,如同古城街巷中簇簇盛开的梅花,是古城腊月里一道暖暖的风景,是古城人间的烟火味,是古城人味觉里的乡愁,是古城人舌尖上的年味。古城屋檐下的串串腊肉,承接着古城潮湿的地气,酝酿于丹田,光耀于杆头,厚积于舌根,薄发于舌尖,逆向地深入于泥土,深入于地表,深入于人心。过年的记忆在古城人的胸腔里发酵,情感的菌丝在古城人的脑海里攀援,像滚滚春潮一样,焕发着对古城的深深眷恋。

【作者简介】楚仁君,安徽省寿县人,中国楹联学会会员,安徽省作家协会会员,安徽省摄影家协会会员。先后在《安徽文学》《新安晚报》等省内外报刊发表文学作品及历史文化研究学术论文200多万字,出版散文随笔作品集《古城时光》、历史文化专著《典藏寿春·寿县成语500条》。现供职于寿县文广新局。

1-1

相关阅读 文化

编辑:丰婷

(文中图片来源于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本网只作新闻传播不作商业用途,若不同意转载请原作者与本网联系,本网将作删除处理。联系电话:0551-65286144)
搜索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