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安新闻网 新安晚报旗下媒体
您的位置:安徽网首页 » 淮南新闻 » 文化 » 正文

【赵闻迪】冬的脚步

作者 / 赵闻迪

常听人说,煤城没有秋天。这个说法未免夸张了些,不过,说煤城的秋天短,却是一点儿也不夸张的,这不,几场冷雨过后,气温一下子降低了许多,梧桐、银杏、黄栌的叶子掉落一地,华美的树冠变成光秃秃的树枝,伸展在铅灰色的天空中,仿佛月白瓷器上的冰纹。

街道仿佛一下子空旷了许多,冷风卷起地上的树叶,又去吹花坛里的花草。几棵孤零零的小花瑟瑟发抖,是不是后悔开迟了,没赶上温暖明媚的日子。路边的沿阶草已由当初的翠绿变为灰绿,房檐上的爬山虎也已经红透,冬的脚步太快,用不了多久,这些花花绿绿的颜色就会消失殆尽。

IMG_20181119_143705

冬的冷冽气息扑面而来,晨练的老人、跳广场舞的大妈逐渐减少,剩余几位“坚持不懈”的,围巾手套口罩帽子,外加一件大棉袄,把自己包裹得严严实实,生怕沾染了寒气。二十来岁的年轻小伙子和姑娘是不怕冻的,依旧用外套衬衫牛仔裤、风衣中裙长筒靴扮帅扮靓,让人联想起“恰同学少年,风华正茂”的诗句。时髦女子颈间的丝巾是一道迷人风景,天青、玫红、鹅黄、葱绿,蕾丝、绣花、羽纱、绸缎,在风中飞扬起来,艳丽夺目,她们是冬日里的花朵。

冰糖葫芦、糖炒板栗、紫心萝卜和烤山芋悄无声息地出现在街头巷尾。挑担卖萝卜的汉子很懂得美学原理,把一个大青萝卜一切六瓣,摆在竹筐上,像一朵花似的,青、紫、白三色相间,水灵灵的,不用吆喝,就吸引来路人。淮河岸边的萝卜好吃,特别是经霜之后,连萝卜缨子都青翠欲滴,咬一口,汁水四溢,脆生生、甜丝丝,吃完以后不多时就会打嗝通气,那种感觉特别舒服。手巧的主妇会把萝卜缨子切下来腌制,大雪纷飞的早上,一碟麻油调的腌萝卜缨子配上温温的小米粥,一天都有好心情。

不知怎么的,像冰糖葫芦这种带有鲜明季节特点的食物总是能给人一种强烈的感觉,而烤山芋连香气都能勾起人的许多回忆。我常看见不论大人小孩,站在白泥炉子前买烤山芋,然后,捧在手中焐一会儿手,嗅嗅那香气,慢慢剥去皮,那橙红色的芋肉就像一团温暖的火焰,惹人喜爱。

冬日的菜市场是白菜、萝卜、土豆们的天下,各种白菜——上海青、娃娃菜、乌心黄、大白菜,一排排摆在那里,白茎翠叶,水灵灵的,像玉雕的一样,凑上去闻闻,一股好闻的清气。经霜后的白菜清甜爽口,光是素炒来吃就很美味了。记得小时候,一入冬,家家都忙着“冬储”,阳台上堆满大白菜和萝卜,还有煤球,有了这三样,主妇才能安心过冬。现在不需要了,想吃新鲜蔬菜哪怕是反季节的也能随时买到。

淮河两岸,庄稼已经收割完毕,大地呈现出大块大块的褐色,淮河仿佛窄了一些,缓慢地流动着。偶尔有人拎着袋子在地里拾花生和山芋。村庄里,家家房檐下挂着一长串一长串的大蒜、红辣椒、玉米棒和山芋干,色彩艳丽,给人一种丰衣足食的感觉。大雪扑门的日子里,家中的女主人炖上一大锅土豆烧肉或者萝卜烧鸡块,一家人围坐在桌边,男主人小口抿着温热的黄酒,孩子们抢吃红烧肉,炉火融融、笑声阵阵,简直像年画上画的一样美好。

这个季节像一幅水墨画,闲闲淡淡、疏疏落落的几笔,就勾勒出些许诗意、些许冷清、些许韵味,欲说还休。

【作者简介】赵闻迪,党员,汉族,安徽省淮南市人,爱好看书、写作,尤其喜爱写散文和小说。多篇作品在市、省、全国电力系统获一二三等奖。安徽省作协会员。安徽省网络作协会员。中国散文家协会会员。中国电力作协会员。

1-1

相关阅读 文化

编辑:丰婷

(文中图片来源于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本网只作新闻传播不作商业用途,若不同意转载请原作者与本网联系,本网将作删除处理。联系电话:0551-65286144)
搜索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