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安新闻网 新安晚报旗下媒体
您的位置:安徽网首页 » 淮南新闻 » 文化 » 正文

【征文】清流一脉是悲悯

作者 / 杨启运

1

人生就是一场修行,在此过程中会遇到自己的苦,也会遇到别人的苦,不执于自己的苦,是智慧,无私地救别人的苦,是悲悯,是清流一脉,滋润世世代代的心灵。

我的父母都是地地道道的农民,都没有多少知识和文化,却都有着一颗悲悯的心。

八十年代初期的农村,我们那里不少家庭还是贫困的,我家也是众多贫困家庭里的一个。饥饿感常常伴随着我,能填饱肚子是生命里的一件大事,是童年记忆里一种煦阳朗月般的幸福。村子里,经常会看到蓬头垢面、衣衫褴褛的要饭的。

有一年春天,大概是农历二月,正当青黄不接之时。临近中午的时候,一个要饭的老头进了我们家。他有着众多要饭者所具有的共同特征,只是腰弯得更厉害些,仿佛生活的艰难使大地的引力有所增加,只是脸上的皱纹更深些,好像里面涌动着更多世间的悲苦。他站在我家灶屋门口,苍老粗黑的手里,拿着一个大得令人觉得突兀的搪瓷缸子,窘迫似地抬起,试探似地往前伸着,眼里满是卑微和期待,小心翼翼地说:“行行好吧,给点吃的。”其时,我的母亲正在擀杂面条,就说:“老人家,你别急,等我把面条擀好下好熟了就给你盛一缸子。”当老头端着满满一缸子面条离开时,沧桑的脸上露出了花朵般的笑容,脸上的皱纹仿佛变成了托举花朵的枝条,而缸子里升腾的热气就成了岁月里永恒的芬芳。

当然,也有人看见要饭的来了,要么不给,要么直接从里面或外面把门关上甚至锁上,把要饭的拒之门外。虽然我们家也穷,但我的母亲从来没有这样做过。

也是八十年代初期,高考刚恢复没几年。有一年深秋,一个高考落榜的男青年来到了我们村,睡在了我们家后面的柴草垛旁。他显然是受了打击,神经出了问题。首如飞蓬,满面尘污,衣衫不整,嘴里还时不时冒出几句胡话,连拉撒都不挪个地方。我们一帮小孩子围在那里看热闹,而母亲则一脸黯然,连连叹气。在那儿的两三天里,母亲不仅拿给他吃的喝的,还给他找了一些夜里可以遮风挡寒的东西。后来,不知何时,那个男青年走了。至于他去了哪里,至于他后来的命运,这一辈子,我们都无从知晓了,如那年的深秋之风,早已把深秋吹进了时光的深渊里。

凭着聪明和钻研,母亲成了一名乡村赤脚医生,从三十多岁就开始给四邻八乡的妇女接生,一直干到近六十岁。严寒酷暑,风里雨里,有求必应,有难必帮。有一年,大年三十下大雪,家里正在包饺子,被人喊去接生,直到大年初一夜里才顶着寒风,踏着深雪回来。有一次,村里的一位孕妇难产,孩子生下来,奄奄一息,从不吸烟的母亲却接连吸了几十口烟去喷孩子,自己呛得不行,却终于把孩子救了过来,发出了人世间的第一声啼哭!

几十年来,母亲做了很多善事,父亲也是。因此他们在家乡的十里八村都有着很好的口碑。前几天,他们都被评为了“乡贤”。他们当之无愧!我为我老迈的双亲感到骄傲和自豪!同时,也感到了一种压力和慰勉!

善良的双亲深深地影响了我们!

九十年代初期,我的哥哥在我们县里的一所重点高中读书,虽然那时家里仍不怎么富裕,但日子要比以前好过不少。

也是深秋,高二下学期周末的一天,哥哥和一个同学到县城北边的大坝上去放松下脑子,看到大坝边一间破陋的房子前躺着一个老大爷,衣着单薄,蜷在那里,瑟瑟发抖,于是心生哀怜,就停下来和老人说起话来。原来,老人孩子不孝,对他很少看顾,而老人又不愿去相关部门揭发孩子。老人衣食皆无保障,平时生个病也得不到及时救治。当时,老人正在发烧。哥哥和同学就把老人扶进屋,又到药店给老人买了一些退烧药。

有一段时间,母亲发现哥哥明显消瘦体弱,就追问他是怎么回事,哥哥见隐瞒不过,只得实话实说。原来,哥哥不仅把母亲每月给他的生活费抽出一部分给那个老人,还把母亲给他盖的厚棉被送给了老人,并且每个星期都要和那个同学去看望一下老人。当时,母亲真是又生气又心疼,气的是这样的事哥哥竟然不和她讲,疼的是帮了别人却苦了自己。

可是,母亲还是母亲。她并没有让哥哥把厚棉被要回来。每个月,她又多给哥哥增加了一些生活费。

更不可思议的是,因为看不惯一些社会现象,哥哥竟然连课都不上了,和他的那个同学骑自行车到大别山革命老区去了一个星期。一路上,挨饿受冻,风尘扑打,还有惊吓!他们去寻找什么呢?他们当年的迷惘,不知今天还在否,今天的他们,又是如何看待昔日的他们的……

至于我,也并没有做过大的善事,也没这个能力去做,可是小的善事还是做了不少的。有一次,在大街上,碰到两个学生模样的人,说钱被偷了,能不能给些钱买点饭吃。我毫不犹豫地掏了二十块钱给他们。有一次,下雪的冬夜,在大街上碰到了一位抱着孩子乞讨的妇女,我毫不犹豫地掏了三十块钱给她,看到孩子被冻得通红的脸蛋,一时间,百感交集,转过身,热泪便涌出了眼眶……

我不在乎别人说我傻。我宁愿相信他们都是真正需要帮助的人。如果他们真的是骗子,那也一定是有原因的,如果他们真的是骗子,我宁愿相信,有一天,当他们对往日有所忏悔,我的帮助对于他们来说也是一种微不足道的救赎。

清流一脉是悲悯,悲悯如佛法,佛法如舟,渡人亦渡己。

【作者简介】中国煤矿作家协会会员,安徽省作家协会会员,田家庵区作家协会常务副主席,《长淮诗典》副主编,“长淮诗社”副社长,主持《安徽诗人》“皖军”栏目。著有诗集《在途中》。

1-1

编辑:丰婷

(文中图片来源于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本网只作新闻传播不作商业用途,若不同意转载请原作者与本网联系,本网将作删除处理。联系电话:0551-65286144)
搜索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