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安新闻网 新安晚报旗下媒体
您的位置:安徽网首页 » 淮南新闻 » 文化 » 正文

【征文】两晋流笔墨,三槐树家风

作者 / 王晓珂

5805d930b3f2e

传运树多朝,光明祖得袑;

人文家世庆,业立功德高。

这四句诗,其实是我们王家家谱上的辈分排序,二十个字,也就是二十辈。谈到我的家风,不由自主的便想到已故的父亲。

记得上初中的时候,父亲从老家广岩拿回了一套清朝的王家家谱,据说现存的就这几部了。那时候我们这个小地方还没有复印机,常常的看到父亲伏案写着,后来才知道是抄写家谱,厚厚的用信纸装订了五本之多。也正像家谱上的辈份句子上说的,我们的前辈是有文化的家风。

三槐世泽,两晋家声,是我家每年必贴的楹联。小的时候,父亲告诉我们属于王羲之的支系,两晋的时候,王家名声广传,文化人才辈出,书法上王羲之、王献之到了最高境界。

到了北宋,兵部侍郎王祐,他手植三槐于庭,时称“王氏三槐”。后来王祐次子王旦做了宰相,王祐曾孙王巩,文采出众,与苏轼是好朋友,交往密切,苏轼为他作《三槐堂铭》。后来我们王家的楹联便有了“三槐世泽”。

明朝洪武年间,天下战乱,先祖辈从山东移民到了安徽寿县广岩,之后便繁衍生息,直到今天。

从小到工作以后,我的家风一直很是严肃,父亲很少和我们几个子女开过玩笑,他的一生,工作上积极忘我,办事认真,勤于写作,长于编辑,专于摄影,在国内刊物上发表了许多文章,为人谦和,正直。因为他的事业追求,他的作风,覆盖了我们的家庭,使我们家庭从小到大都有种文化的气氛、正直的风气。传承着“三槐世泽,两晋家声”,心中流淌着东晋王羲之的笔墨、耳边常常记起北宋王祐的家风教导。

我们兄弟姊妹五个,我排行老四。如果算上丢失的一个哥哥,那么应该是六个。据母亲说,大哥下面小二岁的还有一个男孩,在六零年困难时候,父亲把他带到合肥火车站时,走丢了。我们家里四个男孩,一个女孩,也就是最小的妹妹。

小的时候,父亲是严厉的,尤其是在学习上,是很关注的。大哥下放到农村老家广岩,那时候交通不便,父亲常常的写信去,叮嘱其学习。对他要求很是严格。记得大哥都上大学了,在安徽师大,快毕业的那年去了上海实习。实习回来,在上海买了一条紧身裤(后来叫西裤),七十年代,我们这个小地方还没有人穿那种裤子,大哥穿着在屋里被父亲看到了,立即让他脱下那条裤子,父亲说,你怎么学洋了呢,不准穿,当时大哥很尴尬,只得脱下来,换了老式的裤子。父亲是崇尚朴素的生活,常常要我们养成艰苦朴素的作风,不要奢侈浪费。这件事情我当时在场,记忆犹新。

我在上初中的时候,正赶上国家恢复高考,于是父亲买回来了一套数理化自学丛书,一套十六本,很贵,相当于一个月的工资,但父亲为了我们的学习很舍得。书买回来后让我们按照计划一本一本的读和做上面的作业。

父亲的家庭也是一个诗书家庭,祖父是一个中学的教导主任。父亲常常和我们姊妹几个讲,“你祖父的字写的非常好看,比我写的好”,其实父亲的字写的工整漂亮,尤其毛笔字的小楷写的就像字帖一样,如果这样推断那么祖父的字一定更加漂亮,但我们没有看到,祖父去世的早,文化大革命前就已不在了,由于家庭成分高,阶级斗争复杂,所以在那个破四旧的年代也没有留下什么写的东西。

我初中时父亲买了上下册两本《古文观止》,让我们几个孩子每天早晨背诵,他常常说,熟读唐诗三百首,不会写诗也会诌。意思是让我们多读多背。由于都是古文繁体字,看不懂也不会念,于是父亲用铅笔在下面注上拼音,或是同音字。记得我背诵的最长的一篇古文就是王勃的《滕王阁序》。至今还没有忘记那里面美好如诗的句子:落霞与孤鹜齐飞,秋水共长天一色。古文观止里的美好词句,常常浮现在记忆中,愉悦和滋润着我人生中的心灵。

父亲的专业精神从小就给我们很大的影响,他在县交通部门的时候,专心研究交通运输方面的具体问题,在国家级的杂志上曾发表过研究理论文章,后来他的爱好地方历史研究的志向,调任到寿县县志办公室编写县志。之后他把大量的时间都用在寿县历史的研究和编写上了。记得他在国家级杂志发表过的:《寿县古城门石刻》《张树候画梅》《寿县珍珠泉》《四季少个春》《试论马克思主义比较方志学》等等….。

过去的那时候,很多个夜晚,我们常常看到的是他伏案的身影,书桌上厚厚的文稿,书写的毛笔字,由于长期的伏案耕耘,身体之累后来而成疾。

小的时候,父亲很少打孩子。只有一次,那时候我们还住在南门外老院子里,也就是现在春申君驾驰战马的地方,父亲打二哥,二哥跑的远远的,后来才知道是他偷抽了一枝烟。

大哥后来继承了父亲的文字事业,在大学里学的是汉语言专业,研究过历史文博,到大学里教中文,成了大学教授,写了十几本书。

父亲常常与大哥用信件交流文化上的事情,后来在文博上有很多共同的地方,他在调到县志办公室后,专研寿县历史,大量时间进行查询资料,记得有一年他去了省图书馆查找资料,在合肥住了一个多月,抄录了大量的寿县历史资料。我至今收藏的一本复印材料是父亲在省图书馆复印的一本前一百年的第一期寿县中学的校报《曙光》,那时候的复印机还不是普遍,这本复印材料可想是多么的难得。

父亲的爱好和事业影响了我们几个子女,我们也从父亲身上看到了他的才学和聪慧。父亲的另一个特长是摄影。他用过的相机从老式的海鸥,珠江等等,我们从小的照片都是父亲拍的,并且是自拍自己冲洗。我们家有个照片放大机,小的时候常常进到父亲的洗照片的小屋里,在一盏红灯下,几个脸盆里放着显影和定影水,父亲把照片纸一张一张的裁好,放在放大机下,数着秒,然后放入水中,不一会那纸便出现了图案,这就是照片的初步影像,等完全显示出图像的时候,在用筷子把照片纸夹到另一盆水里,这就是定影。定影结束后再放到清水里,最后用一块干净的玻璃贴在上面。这些洗照片的全过程我都很熟悉,无数次看父亲的操作。也留下了很深的记忆!这也为我以后喜欢摄影,喜欢拍照埋下了种子。

父亲对孩子是严格的,家庭里弥漫着文化的气息。家里的书籍很多,父亲的影响,使得大哥后来也成为了大学中文系的教授,二哥的毛笔字也写的不错,父亲让我们几个孩子从小练字,我没有练出来,去学了武术,也没有学好,文字也没有父亲那种扎实的功底。想想有些惭愧,对不住父亲的教导和希望。

想着过去父亲的对我们的身传言教,给我们子女留下的那些美好的东西,无声的教导,此篇也算是对他的悼念吧。

王晓珂

【作者简介】王晓珂 安徽省摄影家协会会员,淮南作协会员,寿县作协秘书长,寿州文艺主编。

未标题-1副本

编辑:丰婷

(文中图片来源于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本网只作新闻传播不作商业用途,若不同意转载请原作者与本网联系,本网将作删除处理。联系电话:0551-65286144)
搜索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