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安新闻网 新安晚报旗下媒体
您的位置:安徽网首页 » 淮南新闻 » 文化 » 正文

【楚仁君】古城卖瓜人

作者 / 楚仁君

散步归来,街灯更加璀璨。踱到城中,北街依旧那么闹热,街道两侧纳凉的人笑声不绝,间或夹杂着夜市中商贩高分贝的吆喝声。古城的夜晚,别有一番情致。

离北门不远,马路两侧路边停着一辆卖西瓜的三轮车,车上的电喇叭不停地喊着:“8424西瓜,好甜哟。”散步一路走来,我早已大汗淋漓,这下正好捎一个西瓜回家解暑。想罢,便向西瓜车走去。

QQ图片20180810170252

(摄影 / 赵阳)

走到车前,借着路灯的光线,看清了车主的模样。卖瓜人六十岁开外,皮肤黝黑,一双眼睛很是有神,一副精明干练的样子。肩上斜挂着一个背包,大概是收钱用的。车斗里装有半斗西瓜,有圆的,有椭圆的,有的有花纹,有的没花纹,显然不是一个品种的西瓜。

我凑上前去问:“老板,西瓜多少钱一斤?”卖瓜人殷勤地笑着说:“五毛”。“都罢市了,还这么贵?”“不贵,别处这时候都六毛一斤呢。”“便宜点吧,我买一个。”“不能让价了,再便宜我就贴本了。”一番讨价还价之后,卖瓜人始终不肯让步,我只得作罢。

我拣了一个碧绿滚圆的大西瓜,让卖瓜人过秤。在他忙活的当儿,我试探性地问:“这西瓜好像不是你家种的吧?”没想到卖瓜人倒是痛快,坦言道:“是的,四毛三一斤从外地兑来的。没骗你,要是扯谎,我是鬼子妈。”

我被卖瓜人的幽默逗笑了。笑毕,我问:“这‘鬼子妈’是骂人的吧?”卖瓜人纠正说:“不是的,你看电视上山西人都喜欢这么说,是睹咒发誓时经常讲的口头语。”

眼前这个卖瓜人懂得还真不少,我有些喜欢上他了。我又问道:“你今年多大了?”卖瓜人回答说:“六十八了。”我直言道:“不像,怎么看也不像六十八岁的人。”卖瓜人急了,辩解说:“属免的,整整六十八岁,要是扯谎,我是鬼子妈。”我再一次被卖瓜人逗笑了。

这会,瓜已称好,我问多少钱,卖瓜人回答说:“六块七”。我掏出十块钱递给他,让他找钱。卖瓜人迟疑了一下,从车斗里提过一个用塑料袋装着的西瓜,用商量的口吻说:“这个西瓜开裂了,刚才车子过减震带的时候颠的,你把它提回去吧,也不用找钱了。”

这家伙做生意精到家了,一个好瓜搭一个烂瓜,连买带送,互不吃亏,真会算计。我捧起西瓜看了一下,除了中间裂开一道缝外,别无异样。我不放心地问:“这瓜还能吃吗?”卖瓜人拍着胸脯保证道:“能吃,跟好瓜一样,要是扯荒,我是鬼子妈。”又来了,这家伙真是三句话离不开“鬼子妈。”

我笑着提起两个西瓜,与卖瓜人告别回家。我边走边想,十块钱买两个瓜,不亏。一到家中,把那只烂瓜草草洗了一下,切开后才发现,西瓜裂开部分的瓜瓤都馊了,不过,其他部分都是好的。这家伙骗人的,真是鬼子妈。

我一边吃着瓜,一边回想着与卖瓜人的叙话,心里总有一种被骗的感觉。但最终还是释然了,为着卖瓜人的精明、睿智、幽默,还有几分狡黠。

楚仁君照片

【作者简介】楚仁君,安徽省寿县人,鲁迅文学院2004年度文学创作(函授)班优秀学员,安徽文学艺术院2017年中青年作家研修班学员。安徽省作家协会会员、安徽省散文家协会会员、安徽省散文随笔学会会员、安徽省《淮南子》研究会会员,淮南市国学研究会副会长、淮南市文艺评论家协会会员,寿县文联秘书长。先后在《安徽文学》《新安晚报》等省内外报刊发表文学作品及历史文化研究学术论文160多万字,其中数十篇作品在各项赛事中获奖,出版散文随笔作品集《古城时光》、历史文化专著《典藏寿春·寿县成语500条》。现供职于寿县文广新局。

相关阅读 文化

编辑:丰婷

(文中图片来源于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本网只作新闻传播不作商业用途,若不同意转载请原作者与本网联系,本网将作删除处理。联系电话:0551-65286144)
搜索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