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安新闻网 新安晚报旗下媒体
您的位置:安徽网首页 » 淮南新闻 » 文化 » 正文

【楚仁君】那 缕 粽 香

О楚仁君

白白糍粽美,青青米果新。又到玉粽袭香的端午,蓦地想起家乡的米粽来。

我的老家在烟波浩渺、水天一色的安丰塘畔。每年端午,这里有许多风俗和外地一样,包粽子、吃粽子成了端午的主题。

进入农历五月,就眼巴巴地盼望着端午节的到来。对于儿时的我来说,这可是继过年之后又一个大节,有好吃的肯定不用说。而端午节最好吃的,就数那香香甜甜的粽子了。

端午节前一天,是“万户家中缠米粽”的日子。这天下午,队里会照例给妇女们放上半天工,让她们在家包粽子。郢子里立刻闹热起来,茅屋草舍里到处是妇女们忙碌的身影。

一到此时,往往是母亲最劳顿的时候。她不仅要包我们家的粽子,还要帮隔壁妗妗嫂子们包粽子。母亲是庄上包粽子的高手,她包出来的粽子最好。

多数情况下,母亲都是先帮邻居包好粽子,最后才包自家的。这个时候,我也放学了,就蹲在母亲旁边,仔细看她包粽子的一举一动。

母亲包粽子的样子很投入。她从水盆里取过两张宽厚的苇叶,剪去根梢,在底部圈成一个圆锥筒,从另一个盆里将泡好的糯米放进筒内,用清水抚平,放入红枣类的馅料,将苇叶扎紧折向一边,再取过一截早已准备好的麻线,中间缠上两道,一端咬在牙间,一端绕在指上,两头用力一拉,打上活结,再剪去多余的线头、苇叶,一只漂亮的粽子就包好了。

包好的粽子就像一件艺术品,束腰鼓腹,棱角分明,色彩碧绿,玲珑精巧,拿过来把玩一番,简直爱不释手。真真是“碧装束裹四角尖,玉带一缕腰间缠。未解罗裳清香远,无限诱惑在里边。”

煮的时候,母亲将粽子一层层码放在大铁锅里,隙间再放上咸鸡蛋、咸鸭蛋,灶下架上牛粪火烧起来。这牛粪巴巴的火焰烈度介于劈柴和稻草之间,文武适中,烀熟的粽子特别香。

烀过几开之后,粽子的清香丝丝地从锅中溢出,屋子里暗香浮动,清气弥漫,我贪婪地嗅着这丝丝缕缕粽香,口水都要流出来了。

终于可以吃粽子了。轻轻剥开青绿色的粽叶,一股粽香再次扑向鼻端,露出乳白色的糯米,蘸上点红糖,轻咬一口,细细品尝,红枣的甜,糯米的香,以及粽叶特有的风味融为一体,充斥于唇齿之间。那味道,黏韧清香,细腻软滑,甜润爽心,美味可口,让人回味无穷。

粽子是家乡的味道,总让远在他乡的游子念念不忘。“土俗清明供祀暮,诗家端午吊离骚。年年节令春徂夏,丙舍南瞻念母劳。”清代儒学大师谢墉的这句诗,正是我此时心境的写照。

数年过去了,我再也没有吃过家乡的米粽,母亲亲手包的粽子所具有的特有香气,只能在梦中回味。芳香四溢的米粽,氤氲在家乡六月的阡陌上,也永远弥漫在我的记忆中。

1515487625604

【作者简介】楚仁君,安徽省寿县人,鲁迅文学院2004年度文学创作(函授)班优秀学员,安徽文学艺术院2017年中青年作家研修班学员。安徽省作家协会会员、安徽省散文家协会会员、安徽省散文随笔学会会员、安徽省《淮南子》研究会会员,淮南市国学研究会副会长、淮南市文艺评论家协会会员,寿县文联秘书长。先后在《安徽文学》《新安晚报》等省内外报刊发表文学作品及历史文化研究学术论文160多万字,其中数十篇作品在各项赛事中获奖,出版散文随笔作品集《古城时光》、历史文化专著《典藏寿春·寿县成语500条》。寿县文化广电新闻出版局

相关阅读 文化

编辑:丰婷

搜索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