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安新闻网 新安晚报旗下媒体
您的位置:安徽网首页 » 淮南新闻 » 文化 » 正文

【陈 明】怀念父亲

⊙ 陈 明

“那是我小时候,常坐在父亲肩头,父亲是儿那登天的梯,父亲是那拉车的牛……”在父亲节即将来临之际,不由想起《父亲》这首歌,它唱出了多少人的心声,没有华丽的词藻,只有最质朴的文字抒写着那醇厚的爱!由此我又怀念起了自己的父亲。  

人间生死两茫茫,不思量,自难忘……转瞬间,父亲离开世间已经六年了。在六年前的那次漫天飞雪中,在病痛中不停挣扎的父亲带着苦痛和不舍离开了我们,生命时钟定格在七十二岁,留给子女的是无尽的伤痛和哀思。

父亲的离世于我是一种难以忍受的切肤之痛,这痛一直陪伴着我。直到现在,我还经常在心里默念:“父亲,你真的走了吗?”

他的一生,正像一首歌唱到的:“人间的甘甜有十分,你只尝了三分......生活的苦涩有三分,你却吃了十分......”尽管如此他也活得非常快乐,积极乐观伴随着他的一生,就是在文革时期他被划成“右派”挨批斗的时候,别人都愁眉苦脸,而我们家里照样经常传出他的笑声。  

timg

父亲生来命苦,兄妹五人,他排行老二。在村里他的家境十分贫寒,他小学毕业就在当时的公社参加了工作,上世纪六十年代的连续自然灾害,吃饭成了非常严峻的问题,家里人口多,父亲那时微薄的工资是家中的唯一经济来源,支撑着全家的口粮。

父亲的正直远近闻名,他在村子中享有很高威望。他乐于助人给我留下了永恒的记忆。从我记事起,父亲就是村里的名人,每逢生产队里浇水打坝,种田打场,邻里纠纷,婚丧嫁娶,都是我父亲在喊叫,处处都有他的身影。童年时,在伙伴们当中,这些在乡里人认为红火而又体面的场合,我也因处处有父亲的身影而感到骄傲。  

父亲出殡那天,当七十岁的本村主事陈丙楠在父亲的灵堂前朗声道:“陈老先生,一生正直善良,高风亮节,昭示后人。”我们这才想到:父亲一辈子仁慈,尽职,在这里做了多少好事啊。

我怀念父亲,不仅是因为他养育了我们,更重要的是他言传身教,使子女养成了热爱生活、勤俭持家、宽厚待人的品格。

在文革中,父亲被划成“右派”,年年都要进公社举办的学习班接受批斗,生活的重担压得他几乎喘不过气。父亲一人仍挑起全家六口生活的重担,再穷,再苦,他也要省出钱来,让四个子女一一上学读书。

父亲经常严厉地对我们说:“没有知识,就改变不了自己,出不了人头地,你们能有钱济贫?”在那个穷困年代,在这个偏僻的乡村,面对这四个每天要吃饭的孩子,父亲的这份执著是多么了不起!  

岁月流逝,记忆中很难抹去父亲的唠叨声,也难逃童年那段时光。记得我小学三年级放寒假的时候,学校把期末试卷发给了我们,我接过试卷一看,傻了眼,心想,虽然语文考了97分,可算术才得了40分,算术这成绩肯定不是父亲想要的结果。我甚至能想象到父亲的唠叨声:孩子,知识才能改变我们家的命运,你们要认真学习,考试做卷子要细心,各科成绩一定要考入前几名。我这么不争气,这回又得让父亲大失所望。回到家后,我正等待父亲在吃完饭后,想把我这次语文、算术考的分数告诉他,可没等我开口,他老人家已经从班主任胡老师那里获知了。父亲没等我吃完饭又开始唠叨起来:“陈明,你在兄妹中是老大,你在家里要带个好头,咱家境不好,你奶奶年纪这么大了,不能下地干农活,你母亲的腿又不好使,挣工分少,全家老少几口人就靠我一个劳动力,咱吃了上顿缺下顿,我吃苦受累都不怕,就怕你们不好好学习不争气。”父亲越说越生气:“你没考好,你是兄妹中的老大,你给我跪下。”我不情愿地跪下了,随即,父亲一巴掌打在了我的脸上,也正好敲在了我的心上。我当时害怕极了,深知父亲脾气暴躁,遇到烦心事不仅会唠叨个不停,发起火来谁也劝不住。也不知过了多久,父亲的气终于消了,也不再唠叨了,可我的腿已经跪肿了,可他老人家又心疼地让我赶紧起来,还叮嘱母亲用热毛巾给我敷一敷,这就是我的严父。

在记忆中还有一件事令我难忘,那是1974年暑假里,父亲卖完菜刚回来就给了我5块钱,让我去大队供销社帮他买斤散酒。打完酒回到家,我一看手里多了3块钱,不知是营业员一时太忙,还是疏忽大意,竟然多找了钱,我心里特高兴,这回父亲得夸奖我了吧。可当我把此事告诉父亲时,他不但没夸我,还挺生气,催我赶快把多找的3块钱送回去。说实在的,我当时真有点不想给送回去,我想把钱留着去书店买本画册子看,多增长点知识。我话刚开口,没想到父亲又严厉起来:孩子,咱人穷志不短,人活着要有志气,咱要冻死迎风站,饿死也要打嗝。你给我记住了,不是自己的东西咱不要,不要占别人的便宜,这是做人的规矩,赶快把钱给人家送回去。

我拧不过父亲的唠叨,极不情愿地把多找的3块钱还给了营业员。记得当时的营业员不仅感谢我,还去了学校让老师表扬我,夸我是个诚实的好学生,我当时羞得满脸通红,无地自容……父亲的话一直印在我心里,这些年,无论是从军还是回到地方工作,与人相处中,我把“不占别人的便宜”做为处事信条。

我在镇里从事宣传文化工作,平常爱写小文,经常有文章在市报县报刊登,他就去村里找有我文章的报纸,爱不释手,看个没完,有人问他:老爷子看什么哪?他就会自豪地炫耀说:“我儿子的文章。”他去世后才听到母亲说起这些,我的心里稍稍有些宽慰,其实父母最大的愿望就是孩子们能有出息,日子过得好,对他们来说就是最大的幸福。

父亲虽然离开了我们,但他给予子女的宽广无私的父爱却令我们永记在心。

【作者简介】陈明,1988年走出军营从事基层文化工作。现供职于凤台县新集镇政府,系安徽省作家协会会员,出版有文学作品集《衔泥集》《岁月如歌》。有数篇作品在国家级刊物征文中获奖。

相关阅读 文化

编辑:丰婷

(文中图片来源于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本网只作新闻传播不作商业用途,若不同意转载请原作者与本网联系,本网将作删除处理。联系电话:0551-65286144)
搜索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