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安新闻网 新安晚报旗下媒体
您的位置:安徽网首页 » 淮南新闻 » 文化 » 正文

【小越】酥瓜往事

⊙小越

初夏时节,处处飘溢着瓜香。那颀长微弯的身姿,淡绿中泛着白,淡青中溢着翠,远远瞧上一眼,便能想象出那脆甜和清香。不知何时,老家的酥瓜竟然成了品牌,成了时令水果而畅销。关于酥瓜的记忆遥远而清晰,那埋在心底的酥瓜故事,温和纯净,伴我一路依依。

小时候,很少见到香蕉、菠萝、芒果之类的南方水果,唯有酥瓜、桃子、杏子之类土生土长的水果相伴那遥遥年月。那时候,酥瓜成熟似乎没有这么早,要到六七月份可能才会成熟飘香;那时候,在乡间,似乎每家都会留有少许土地种些瓜果,可能也不指望到街市去卖,大多只是留自家享用。

2015062411160451_aszX5CAT

村子里,三爹家的瓜是种的最好的,成熟得早,也特别脆甜,而且三爹也是少数会把自家种的瓜担到集市上去卖的村民之一。每每瓜熟时节,三爹总要在地头搭上瓜棚看瓜。三爹家的瓜地就在村小学校前面。每每闻着瓜香上学,总会引起大家的想入非非。小伙伴们开始密切关注三爹的动静,随时准备瞅准机会去偷瓜。可能由于我小时候体弱多病,加之是老小,不免有些娇气。在小伙伴的许多活动里,我几乎总是最弱的一个。于是,偷瓜的行动和计划,他们不屑让我跟着。

那是一个炎炎的午后,我远远地看着小伙伴们窃窃私语地一起相约提前上学,便不由跟了过去。据说有人已经侦查过了,那天三爹不在瓜棚看瓜。大家飞跑着直奔三爹的瓜地,瓜地的四周是环形的约两米宽的水沟,小伙伴们纷纷涉水过沟,扑向瓜地。我迟疑着脱下鞋子,在沟里深一脚浅一脚摸索着,而小伙伴们已经摘到了瓜。我刚走进瓜地,刚弯下腰想摘瓜。忽然不知谁喊了一句:三爹来了!小伙伴们携着瓜,顿时从水沟里飞跑四散。我傻傻地站在瓜地中,不知所措,甚至不敢抬头看三爹在哪儿。小伙伴们瞬时无影,瓜地好安静,一条条躺着的酥瓜似乎在向我眨着眼睛。我悄悄抬起头,瓜地里没有三爹,四处张望着,地头树荫下三爹端坐着,似乎睡着了,根本没有看向我,更没有向我走来。我放下手里还没有拧下的酥瓜,再一次艰难地趟过水沟。

那天下午,心里始终在郁郁,总觉得背后有双眼睛在盯着我,总担心三爹会告诉家人,告诉老师。放学的时候,经过瓜地,我竟然不敢看一眼,想快跑而过。三爹却出现在眼前,手里拿着一个酥瓜递向我:“丫头,替我尝尝可熟了,看明天能不能去卖”。我呆愣着不敢接,迟疑着想说中午的事情。三爹狡黠的笑着说:“中午我睡着了,什么也没看见”。那一刻,半天的沉重忽然间就释然了,开心地接过三爹的酥瓜跑开了。

偷瓜经历的小秘密就那样藏在了记忆里。平日里,每每遇到孩子们或是儿子调皮耍小聪明,忍不住要发火时,总会不由自主想起三爹,想起那个目不识丁的看瓜老人,想起那份带着宽容的素朴关爱。

为师者,为长者,目光如炬的同时,有时也需要悄悄遮一层面纱,一份宽容,一点理解,一丝微笑,会宛若乡间甜甜酥瓜香一般,一直浸润在心间。究竟什么是永恒?不朽的事业,飘渺的梦想,如流的文字……或许什么都不是。游走于世间,我想无需不辞辛苦地去追寻什么是永远。有些感怀,有些故事,留存在记忆里,不经意间激活,就会带来一份心动恒久的怀念。

陈玲

【作者简介】小越,原名陈玲,幼教工作者,中学高级教师,安徽省作家协会会员、安徽省散文家协会会员、中国西部散文学会会员,在各类报刊杂志上发表散文、诗歌等数篇。

相关阅读 文化

编辑:丰婷

(文中图片来源于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本网只作新闻传播不作商业用途,若不同意转载请原作者与本网联系,本网将作删除处理。联系电话:0551-65286144)
搜索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