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安新闻网 新安晚报旗下媒体
您的位置:安徽网首页 » 淮南新闻 » 文化 » 正文

樱花征文【鹿剑林】樱 子

⊙鹿剑林

二十年前,我和樱子相识在武大校园。

那是一个樱花烂漫的季节。樱花怒放是武大一年一度的盛大节日,就像一场隆重的交响乐拉开序幕,次第花开,渐入佳境,珞珈山下,老斋舍前,纷纷扬扬的樱花把百年老校区装饰成新婚的殿堂,一栋栋历经沧桑的老建筑焕发出青春风采。那一年的樱花节,樱子身着粉色水袖的汉服,风姿绰约地走在樱花树下,清新淡雅,温婉曼妙,简直就是汉宫里的樱花仙子穿越转世。只一眼,便惊艳了我的心弦。从此,樱子走进了我的镜头、我的诗行、我的心里,我的油纸伞下。

18010600_101134299000_2

我和樱子,就像中国古建筑遇上芬芳柔美的樱花。樱子来自距合肥不远的长丰县,因出生时漫坡的樱花盛开,奶奶便给她取名“樱子”。我则生长于鲁国古都、孔子故里――历史名城曲阜。在樱子眼里,我就像巍巍孔庙前的千年古柏,深沉、稳重、冷峻而又有点儿迂腐;在我眼里,樱子柔美温婉、气质非凡,一如江南烟雨,温润我苍劲的枝干,融化我心湖里的冰川。樱花盛开的春天,不论晴雨,我们朝夕相见,足迹遍布校园的角角落落,生怕浪费每一寸美好光阴,生怕错过每一处美丽风景。初恋中的我们,沉醉在花前月下,恋情一如缤纷花海,热烈绚烂,恣意渲染着心中浓郁的幸福。那时的我们,不仅喜欢繁花似锦,也喜欢雨落江南,倾情于雨中徜徉,撑一把油纸伞,拾级而上,漫步于珞珈山,嗅清清爽爽的花香,看白的粉的红的花瓣雨中飘舞,听淅淅沥沥的雨韵,尝对方额上颊上凉凉甜甜的雨水。

“昨日雪如花,今日花如雪。山樱如美人,红颜易消歇。”纯洁唯美的恋情,一如樱花,总是不能让美好时光定格为永恒。大学毕业,就像一场交响乐的曲终人散。虽然我十分向往水墨江南,但骨子里流淌的是“父母在,不远游”的传统理念,最终还是放下万千不舍,回到山东工作生活。樱子同样留恋故土,到合肥一家杂志社供职。千里之外,山水相隔,纵有万千情丝,终挡不住时光的风雨,爱情就像满树繁花无奈飘零,没有后悔,没有怨恨,只有心存感恩。感恩最好的季节遇见最美的花开,感恩最好的年龄拥有最美的爱情,芳华留在青春的诗行里,初恋封存在凄美的记忆中。

时光荏苒,岁月如梭,转眼间我们已步入中年。我和樱子就像两条平行线,在各自的城市为事业为生计为家庭奔忙,只有在樱花烂漫的季节,才会忆起那段唯美恋情,触动内心最柔软处,在心底平添一分惦念,对着南方的天空默默为她祝福,“你若安好,便是晴天”。在落雨的日子里,心头也会涌起一股挥之不去的淡淡忧伤,索性放下手头的事务,一个人开车到郊外,在湖畔的樱花树下,顶半边伞静静走进雨中,幻想着哪一天樱子突然出现,填补伞的另一半空间。

去年五月,我到合肥参加一个研讨会,终于耐不住多年的思念,去看她。不料她早已从杂志社辞职,回到家乡长丰县独自创业。我邀了合肥的另一位同学,驱车八十公里,到长丰看她。当我故作平静地走到她面前,她一时惊诧,“执手相看泪眼,竟无语凝噎”。好在有同学在场,不至过于失态,她锤打着我的臂膀含泪笑骂:“坏东西!怎么不早来,我的五十万株樱花刚刚开过!”

那一天,我和樱子始终泪眼盈盈。她带我们去老家义井乡,一路上田畴阡陌绿树红花,初夏的田野满目新绿,风光旖旎。看到了恋爱时她多次提到的凤凰古桥和车王村千年古槐,在她的出生地――涂拐村,观摩了她的有机果蔬种植基地,采摘品尝了她引以为傲的“美涵”红颜草莓。在这里,她精心打造了合肥市最大的樱花特色小镇,50万棵樱花枝繁叶茂生机盎然,五月初夏花期刚过,嫩绿的新叶在阳光下闪亮,在风中招展,树行间落红尚未成泥,林间小溪清澈见底,蓝天白云倒映水中,携着落英流向如烟如黛的远方,紫燕不时掠过,优雅的黑天鹅成双结对,在村前的池塘里安然游弋,子归鸟的幽鸣在村庄的上空回荡。我终于明白,樱子的迷人气息就是这片土地的气息,这气息曾经让我陶醉,让我依恋缱绻。我终于理解,樱子生于兹长于兹,是这方水土给了她生命,给了她灵气血脉,给了她天生丽质,即便是为了爱情,她也不舍得远离。人到中年,她又返回魂牵梦绕的故乡,重新拾起自己的农林专业,用万亩樱花的深情把小村装扮,用智慧构筑她心中的生态观光农业、富饶美丽家园。

翌日清晨,天下起了小雨。

听到雨声,我赶紧起来。樱子已撑一把伞等候在宾舍楼下,雨声让我们俩不约而同。

雨,淋淋漓漓落在我们的心上。一把伞,漫步雨中。谁也不说一句话,只有小雨沙沙沙,飘在樱花树叶上,只有雨点儿滴落伞面的声音,伴着我们默契的步点……

【作者简介】 鹿剑林,笔名:见林,任职于山东省济宁市公安局,全国公安文联作家协会会员,济宁市作家协会会员,济宁市散文学会理事,诗歌散文见于《山东文学》《西部散文选刊》《人民公安报》《警察》《齐鲁晚报》《济宁日报》《济宁文艺》《大运河文学》《邹鲁作家》等报刊。

相关阅读 文化 樱花

编辑:丰婷

搜索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