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安新闻网 新安晚报旗下媒体
您的位置:安徽网首页 » 淮南新闻 » 文化 » 正文

【陈立松】寻访寿阳八景

作者/陈立松

六年前编写县志的时候,领导让我把寿阳八景作为特载收到县志里去,当时没有多想,就是完成任务而已。收集,查资料,交差。但是,有一个疑问一直在我脑海里盘旋,寿阳那么大,有山,有水,有佛,有道,为什么只有八景,而不是十景或更多的景?也许是年龄上升的缘故,对心里存有想法的东西就要去考证考证,于是,在农历闰六月的二十日对寿阳古八景进行了一次寻访,收获颇丰。

寿县,古称寿州。古寿州依山傍水,襟江带湖,地灵人杰。八公山、淮水、古城墙等名胜古迹是寿地永不湮灭的风景。几千年来,州人将寿域风景名胜加以挖掘整理,把最具典型意义的八处风景筛定为寿阳八景。宋元以来,名胜之地多以四言句列称,其景物为八景,并载入方志而传誉后世。八景反映了寿州自然与人文的独特风貌,是古人审美认识的结晶,是寿县重要的历史文化名片。

寿州山水得天地光华,享沐风雅,孕育出她特有的壮美与神奇。寿阳烟雨、硖山晴岚、西湖晚照、东津晓月、八公仙境、三茅古洞、珍珠涌泉、紫金叠翠,这八景皆为画境总是诗情。寿阳八景,景色各异,展现了楚山、淮水、古城的迷人丰姿。

五彩寿州1

驱车八公山,由于天气不是特别好,山上云层厚积,雾气升腾。山上几个明显的建筑四顶山奶奶庙、八公升仙台时隐时现。站在山上,县城也掩映在烟霞之中。为了感受寿阳烟雨的魅力,特意等到下午,好在天公作美下起了喜雨。雨中的寿县城十分安详,因为站在远处,感受不到城里的喧嚣。忽然想到寿州已故诗人朱鸿震曾作《寿阳烟雨》诗:“十万人家共起居,金城无恙古今余。杏花巷陌春烟润,杨柳楼台夜雨虚。山带云纱青作枕,水含天韵碧成渠。地灵向是多才俊,代有明珠照五车”可惜,我看寿阳烟雨时已是闰六月的下旬,没有体会到朱老诗意里的寿阳烟雨的情景。

中午抵凤台游清天观,倚硖石眺望千里淮河平原,淮河如一条玉带绕凤台往东北奔腾。《水经注》云:“淮水过寿春北,右合淝水,又北迳山峡中,谓之硖石。”传说大禹治水到此,因山阻流,遂以神斧开道,一斧劈成东西硖石,使淮水畅通而下。后人为纪念大禹,在山上建禹王庙、禹王亭。《凤台县志》记载,当时“层楼杰阁耸峙千霄,大河前横,诸峰屏列于前。右侧平原秀壤,竹树烟枝,万家缭绕”,但多数建筑或毁于兵燹或圮于年久失修。

硖石形胜,奇诡险妙,是古代兵家的必争地。长淮如练,穿峡而过。两岸翠峰列屏,竹树烟村,满目秀色,处处野香。明人傅君锡来此览胜,曾写《硖石晴岚》一诗云:“何时凿得此名山,夹来淮水列两边。鸟度高峰千仞窈,人行空峡几层湾。朝霞暂卷岚光霁,旭日初匀树色斓。自是画工神点染,拨开宿雾见真颜”。日辉、云霓、山色、水光映带交融,幻作硖石晴岚,成为淮上第一景致。

观硖石晴岚转身便是著名的茅仙洞。《名胜志》记载,“硖石山有茅仙洞,相传茅君寓此”。有真假两洞,真洞系天然形成,愈行愈窄,深不可测;假洞为人工所造,仅起陪衬作用。据传,西汉年间,居士茅衷、茅盈、茅固三兄弟,无意仕途,遍游山水,以访仙道。衷先至此开创基业,盈、固俩兄弟随后寻踪而来。于洞侧筑庵建亭,起名茅仙洞。高耸的三峰山临淮矗峙,近水的一边,陡壁千寻,几株老树从岩缝里挺出,躬身探向水面的上空,彰显着她的苍古与力量。岁月流逝,茅仙洞几经兴废。1935年道家苏理纯、苏宗善到此化钱修庙,改名“清天观”,寿州书家汪以道书“清天观”三字匾额。依山而建的道家“三清观”和三峰山上的茅仙古洞,象是置于世外的清虚地,闪透着灵光,飘弥着仙气。进入洞中,仙风道气扑面而来,顿感神爽气清。步入拱门,一条曲径延至天井小院,庭中百年老梅虬枝横展,仪态万方,与悬崖上的古藤怪柏呼应成趣,俨然一幅水墨丹青。清光绪帝老师寿州状元孙家鼐游茅仙洞作《游茅仙洞》诗一首:“茅仙古洞几千秋,淮水滔滔仍自流。风景一时观不尽,不知何时再重游。”

从硖石晴岚归来顺道参观了淮南王墓,站在刘安墓前看八公山。明《嘉靖寿州志》载,紫金山在“州东北十里,古传山有黄金色,故名”。相传系淮南王刘安与八公埋金处。《云林石谱》:“寿春府寿春县紫金山石琢为砚,甚发墨,扣之有声”。寿州紫金石砚自古即为文人所珍爱。

timg (1)

下山,不贪恋八公仙境的美轮美奂,觅珍珠泉而去。珍珠泉位于寿县城北两公里处。据清《寿州志》和碑文记载,泉与地平,一五波浪,若人至其旁,大叫则大涌,小叫则小涌,若咄之,涌弥甚,又名咄泉。《重修珍珠泉碑》则描绘:“泉散出如珠,游人坐石上,戏拍掌作响,或以足顿地,益应声累累然不绝如珠,俗称珍珠,肖其行也。”原有亭阁已废。清同治七年(1868年)安徽巡抚吴坤修重修珍珠泉。1931年军阀混战,珍珠泉建筑再度毁于兵燹。珍珠泉是八公山的精灵。大自然的神奇,造化出一片天籁。其水淳澄,不容垢污。吴坤修所书“珍珠泉”三字嵌于石墙内。民国三十七(1948)年,寿县县长高瞻在碑旁刻“珍珠尽洗贪污气,淮水长流正义风”楹联。站在泉边但见清清灵脉发,闪闪珠光浮。感谢大自然的造化之功给寿地留下这么美好的风景。

东津晓月顾名思义要等到晚上,那我只能到东津渡口看看。站在东津渡大桥上,思绪翩翩。

东津渡在寿县东门外4公里处,旧名“长濑津”,为淝水入淮要津,自古繁华。舟楫南来北往,车马东去西行;商贾云集,万货咸备,茶楼酒肆,乐奏宫商,一派繁荣景象。淝水之战时,刘牢之夜袭洛涧,前秦大将梁成被杀,全军溃败,晋军追击至此,与秦军形成对峙局面。旧有一桥,名曰“淝桥”,因在淝水得名。岁月沧桑,淝桥已毁,解放后在此附近建一座现代化桥梁,沟通寿县、淮南市。翻开县志,历代都有开明绅士补桥修桥的记载。现在的东津渡大桥已经变成了双向四车道的桥梁,肩负着连接沟通寿县与淮南的重任。

而今,站在桥上举目东北,煤城淮南已焕然一新。2015年,寿县已正式并入淮南,实现了八公山文化、资源的整合,我想,未来的寿阳八景会更加令人流连忘返,一个崭新的寿阳八景会以最靓丽的风姿出现在世人面前。

【作者简介】陈立松,男,汉族,中共党员,1963年生,寿县保义镇人,现担任保义敬老院副院长。代表作品《遥远的滩塘》、《小甸,不仅仅是记忆》、《寿州双眸》、《幽深的寿州小巷》等作品散见于《安徽日报》、《淮南日报》和《皖西日报》等多家报刊。现在多从事寿州楚文化历史散文创作及研究。

相关阅读 文化 寿县

编辑:丰婷

搜索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