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安新闻网 新安晚报旗下媒体
您的位置:安徽网首页 » 淮南新闻 » 文化 » 正文

【邹辉】小喇叭里的故事

361928

周末,到金湾名街古玩市场遛弯。在一个摆满了老式留声机、各种款式的收音机和大小不一的高音喇叭摊点前久久不愿离去,尤其是那几只泛黄锈迹斑斑的方盒小喇叭,让我的思绪顷刻间回到那遥远的年代,那个家家户户喇叭响的岁月。

提起小喇叭,生活在田家庵的老人们大概都会清晰地记得,五十年代末六十年代初,差不多的家里的墙上都安上了会说话唱歌讲故事的小喇叭,分早中晚三个时段广播。可别小看小喇叭,在当时缺少娱乐活动单一,没有电视和网络的那个年代,大家伙从小喇叭里得到了太多太多的欢乐。每天清晨东方红乐曲响起,大人们起来烧饭唤醒我们起床吃饭去上学;中午放学回来,甜美的歌声又让我们增加食欲;到了晚上,我们抓紧把作业做完后,就可以在轻松逗乐的相声小段里笑着进入梦乡。那时,国家正处于比较困难和建设时期,各方面的条件都比较有限,人们获取时事信息除了报纸,更多的是靠墙上的小喇叭。

当然,大人们关心的是国家大事,喜欢听报纸摘要和各地新闻联播,而我们小孩子则喜欢听相声和故事。两个妹妹只要一听到“嗒嘀嗒、嗒嘀嗒、嗒嘀嗒,小喇叭开始广播了”的声音,就非常自觉地坐在凳子上,两只眼睛专注地望着小喇叭,喜欢听那里边传来的、有趣的少儿节目。最期盼周末的到来,因为有近一个多小时的相声节目,一家子静静地坐在椅子上和床上听侯宝林的马季的相声,让我们笑的前俯后仰肚子疼。除了听相声曲艺类节目,我还喜欢听广播剧和广播小说,可以说我的童年时代是听着小喇叭里的歌声和故事长大成长的。

记得上五六年级的时候,对我影响最大和至今深刻难忘的是广播小说《欧阳海之歌》,作者是金敬迈。这部书当时发行3000多万册,是六十年代家喻户晓的名著。改编为广播小说后,由天津人民广播电台著名播音员关山来播音。每天中午12点播放,揪人心的故事情节让我们兄妹几个忘记了吃饭,每个人的心啊都随着故事情节而不断跳动。有时候我打比赛中午回不来,就交代好两个妹妹替我听,然后学给我听我给她们糖吃。有好几次两个妹妹学不上来,气的我敲了敲她们的头。两个妹妹哭了,害的我又是拿糖又是带她们到体育场玩才算完事。

一部《欧阳海之歌》,传遍大江南北,让我们听得热血沸腾。听到欧阳海出身后不敢取男孩名,取个叫欧阳玉荣的女孩名的情节让我心酸;听到欧阳海大哥依然难逃当兵后,关山老师发出的“该死的两丁抽一啊”悲壮呐喊,让我怒火满胸;听到参军后“我是属虎的”的性格让我叫好;听到做好事留下“我是解放军”让我敬佩;特别是当听到驼炮的军马受惊站到铁路中间,无论如何推拉都不离开而火车又风驰电擎般地驶来的关键时刻,欧阳海奋力将军马推下路基,自己壮烈牺牲的英雄行为,真的让我失声痛哭。虽然那时我们的年纪不大,可欧阳海的英雄事迹一直感染着,激励着我们。因此,即使已经过去几十年,但关山老师铿锵有力,浑厚激昂的声音一直印在我的脑海里。而欧阳海,那个年代与雷锋,王杰齐名的的英雄形象,永远刻在我的心里······

岁月流逝,时光远去。但不可忘却怀念,也不可能忘却,因为怀念是一种悠悠的情愫。比如,怀念墙上远去的小喇叭,就可以回到那个年代,重温充满温馨,快乐的故事·····

 

【作者简介】邹辉 安徽省作家协会会员,安徽省网络作家协会会员。有散文、诗、小说、报告文学等作品百余万字发表于全国、省、市各类报刊。出版个人文集《杂拌集》。作品入选《散文里的中国》,《淮南情怀》下卷,荣获2011年首届,2013年第二届全国人文地理散文大赛二等奖,2012年中国散文华表奖优秀作品奖,作品入选2014年《中国最美散文100篇》。

相关阅读 文化

编辑:丰婷

搜索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