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 妤 ‖ 风卷红旗如画

作者 / 金 妤

上个世纪二十年代,当共产主义火种在中国大地上播撒之时,一个个意气风发的淮南青年在信念之光激荡下,带回了火种,撒向淮南土地。一时间,江淮平原上红旗猎猎招展,红旗下热血沸腾的年轻人,用手中的大刀斧头砸向那个黑暗的旧世界。

新世纪的2020年,淮南的村镇田野上出现了一群追寻先烈足迹的作家,他们在淮南市文联的领导和淮南市作协的组织下,高扬“寻访红色足迹”的旗帜,深入实地,寻访早期共产党人在淮南地区留下的红色印记,进行纪实文学的创作,用红色故事的讲述和传播,让红色基因世代相传。

当15篇寻访红色足迹的文章完稿,25名淮南早期共产党人的故事汇集成书的时候,展示给我们的是风卷红旗如画的情景,是赴汤蹈火前赴后继的壮烈,是头断血流只为主义真的丹心。书中的25名共产党员是淮南早期共产党人的代表,当他们站在一起,我们便可看到他们正是那个时代顶天立地的脊梁!

通过15位作者的讲述,25名淮南早期共产党人从历史中走来,用勇气和精神为我们排列出红色的阵容,用脚印和行动为我们破解了红色的密码。


排列成红色阵容

25名早期共产党人排列的红色阵容,气势巍然——

高语罕,1920年就成为中国共产党最早一批党员之一;

茅延桢、曹蕴真、徐梦秋,1922年加入中国共产党;

薛卓汉、方运炽、吴云、吴震、吴霆、程锡简,1923年加入中国共产党;

曹渊、孙一中、王影怀……1924年加入中国共产党。

据《中国共产党安徽组织史资料》统计,1924年年底之前,安徽全省有早期党员40多名,而淮南籍党员就有31人。可以说,当时淮南籍的共产党员是安徽早期党员的主力军!

淮南籍早期共产党员的入党介绍人是李大钊、邓中夏、瞿秋白、施存统……他们或是与陈独秀坐在一起谈论马克思主义,或是与林伯渠在一起进行革命活动;或是在广东农民运动讲习所里聆听毛泽东的教诲,或是在黄埔军校里听从周恩来的指挥;或是与丁玲在上海大学同学或是与杨尚昆在莫斯科中山大学同窗……

在《安徽现代革命史资料长编》第一卷里,罗列出1925——1927年中共中央派到苏联学习安徽青年21人的名单,淮南籍的就有11人,本书寻访的先烈方运炽、吴震就是其中两位,此外还有高语罕的儿子和女儿。

书中25名早期共产党员,他们的年龄跨度有20多年,牺牲时最小者是21岁时的曹广梅,牺牲时最老者为61岁的曹少修。而曹少修又是25名共产党人队伍里的最长者,生于1886年,其次是高语罕生于1987年,茅延桢生于1897年,薛卓汉生于1898年,曹蕴真、丁文山生于1901年,曹渊、王影怀、周志机生于1902年,廖运周、程锡简、吴云生于1903年,孙一中、徐梦周、吴震生于1904年,曹广化、吴霆生于1905年,方运炽、王培吾、方和平生于1906年,程东方生于1907年,曹广海生于1908年,赵策生于1909年,曹云露、曹广梅生于1910年。其中,周志机(胡之光)是1926年入党的、从河南信阳嫁到淮南的一名知识女性,44岁被国民党中统特务在凤台杀害。

在这支队伍中,有“中共早期建党建团建军先行者”、有“为北伐流第一滴血的人”、有“模范的革命军人”、有“卧底将军”、还有“百岁将军”;他们中有的曾任红三军参谋长、红一军政治部副主任、红一军二师政治委员,有的曾任中共安徽省委书记、中共延安县委书记、中共寿县县委书记、中共凤台县委书记……

红旗漫卷,一时多少豪杰!


解密了红色密码

上个世纪二三十年代,在蒙昧昏暗的中国大地上,淮南为何出现如此多的共产党人在为了信仰而抛头颅洒热血?通过他们的人生轨迹,今天的我们可以破解这个的“密码”——

1,由最早受到马克思主义思想影响的先知者的引导

淮南大地上早期共产党人大抵都受到高语罕的影响和引导。

高语罕,1920年入党的中共早期党员,与毛泽东共过事,与陈独秀相交甚笃,是吸收朱德入党的党支部成员,在黄埔时和南昌起义中与周恩来、叶剑英等多有交集……1929年11月,高语罕因追随被开除出党的陈独秀而被开除党籍,就此淡出人们的视野。

高语罕与陈独秀、李大钊都是在日本早稻田大学学习的同学,之后陈独秀创办《青年杂志》(后改名《新青年》)时,高语罕是积极的撰稿人。

1920年10月4日,北京第一个共产主义小组成立,李大钊为负责人,正在北京的高语罕,参加了北京共产主义小组和马克思学说研究会的秘密活动,并经李大钊、张申府介绍,成为中共第一批党员。

1922年8月,高语罕赴德国哥廷根大学学习,参加中共旅德支部,与朱德同学。回国后,高语罕到芜湖任教期间。当时的芜湖是安徽省学生运动和工人运动的一个中心,这与高语罕的影响是分不开的,蒋光慈、钱杏邨(阿英)、李克农、曹蕴真、薛卓汉、曹渊等先进青年,都是高语罕的学生或同乡。曹渊报考黄埔军校正是高语罕介绍的,曹渊的入党和牺牲激发了寿县小甸集更多的年轻人参加革命。

1926年1月,在国民党二大上,毛泽东当选候补中央委员,高语罕当选中央监察委员、常委。

1926年5月3日,第六届农民运动讲习所开学,这届农讲所由毛泽东任所长,高语罕任政治训练主任,萧楚女任教务主任,招收了全国20个省区的300余名学员,寿县籍的薛卓汉、曹广化等就是这届农讲所的学生。

2,两所学校里红色之光的照耀

淮南早期共产党人接受先进思想主要集中在两所学校——上海大学和黄埔军校,而这两所学校在上个世纪二十年代曾被相提并论为“文有上大,武有黄埔”。

上海大学是上个世纪二十年代位于上海的一座“红色学府”。1922年10 月23 日,上海大学在《民国日报》刊发《上海大学启事》:“本校原名东南高等专科师范学校,因东南两字与国立东南大学相同,兹从改组会议议决变更学制,定名上海大学,公举于右任先生为本大学校长。” 1923 年春,校长于右任和副校长邵力子曾邀请李大钊协助办校,后经中共上海地方组织讨论,把上海大学作为党的干部学校,邓中夏(李大钊介绍)任上海大学校务长,瞿秋白任教务长。开设社会学系、中国语言文学系、英国语言文学系、美术科和中学部。社会学系凝聚了一批中共早期领导人和理论家,如瞿秋白、恽代英、张太雷、蔡和森、萧楚女、施存统等,并且首开国内高校之先河,将马克思主义社会科学理论引进课堂、编进教材、武装学生,推动了马克思主义在中国的传播。本书所写的薛卓汉、方运炽、吴云、吴霆、程锡简等,就是上海大学社会学系的学生,吴震是英国语言文学系的学生,他们都是在这里加入了中国共产党。

黄埔军校是指国民党陆军军官学校,1924年6月16日军校成立后,蒋介石为校长,廖仲恺为国民党党代表;李济深、邓演达为教练部正、副主任;王柏龄、叶剑英为教授部正、副主任;戴季陶(后为周恩来)、周恩来为政治部正、副主任,何应钦为总教官。此外还有高语罕、恽代英、萧楚女、聂荣臻、茅延桢等共产党人担任教官及各方面负责工作。开学典礼上,孙中山作了热情洋溢的讲话:“要从今天起,立一个志愿,一生一世,都不存在升官发财的心理,只知道做救国救民的事业。”本书所写的22岁的曹渊和20岁的孙一中,就是聆听孙中山教诲的黄埔一期学生;高语罕则是政治总教官,茅延桢是一期学生队第二队队长、军事教官。之后,程锡简、廖运周等都先后成为黄埔军校的学生,廖运周在这里加入了中国共产党。

3,一条河的奔涌联动

上个世纪淮南早期共产党人的红色足迹,是沿着一条河的流域而展开的,这条河就是淮河。

淮河是横跨淮南大地上的一条母亲河,25名早期共产党人都是这条河流域的人。这条河送他们去外地求学,增长见识、接受新思想的教育;这条河又载着他们回到故乡发动群众开展革命活动。他们每一次重要工作和重大活动都离不开这条河的联动和庇护,养育了早期共产党人的这条河也把无私、顽强、执着的精神赋予在他们身上。

25位早期共产党人,沿着河岸排列着——淮河的南岸有高语罕、茅延桢、孙一中、廖运周、程东方;淮河的北岸有吴云、吴震、吴霆、程锡简、丁文山、周志机;淮河的支流西淝河(瓦埠湖)的东岸,有出生或活动在小甸集、瓦埠街、汤王庙的人,他们分别是曹渊、曹少修、曹云露、曹广化、曹广海、曹广梅、徐梦周、曹蕴真、薛卓汉、方运炽、方和平、王影怀、王培吾;淮河的支流淠河的东岸,有赵策。

上个世纪三十年代淮南大地上几次有影响的农民暴动,也都发生在淮河的干流和支流上:1930年淮南地区第一次革命暴动——白塘庙农民起义,是在淮河北岸;1931年春震惊江淮的瓦埠暴动,是在瓦埠湖的东岸。还有血流成河黄家坝武装暴动,游击队员的行军路线就是沿河行进,由瓦埠湖东岸到淮河南岸,再到淮河的北岸黄家坝,举行了这次牺牲惨烈而精神不屈的武装暴动。

从河南信阳嫁过来的周志机,1946年在凤台县城被中统特务残忍杀害,抛入淮河,奔涌的淮河水怀抱着她,天意般地把她送到她的公婆家——潘集架河王郢子所在的那个河湾,几十年来她就躺在公婆家的墓地里,受着继子和后代的照看和祭奠。

同袍共泽,英豪乃我淮上人!


传承着红色精神

淮南市作家协会“寻访红色足迹”活动谋划于2020年上半年,经过前期认真细致的工作,制定出了活动方案,明确了写作选题,确定了创作人员,对创作内容、文章体例和交稿时间都进行了统一要求,最后将采风创作出的作品编辑成书,向建党100周年献礼。

淮南大地上的早期共产党人很多,从中选出25名代表,组织15名骨干作家进行寻访创作。

2020年6月5日,“寻访红色足迹”采风创作启动仪式在谢家集区杨公镇汤王村举行,汤王村是先烈王影怀、王培吾的家乡,是淮南市的一个红色革命村。

在谢家集区杨公镇汤王村开展“寻访红色足迹”活动

2020年7月10日,“寻访红色足迹”集体采风创作活动第二站,走进凤台县桂集镇白塘庙革命纪念园,吴云、吴震、吴霆三兄弟就出生在白塘庙,这里也是他们最早开展革命活动的地方。

在凤台县白塘庙革命纪念园开展“寻访红色足迹”活动

2020年11月13日,“寻访红色足迹”集体采风创作活动在寿县县城举行,作家们实地参观了中共寿县第一次代表大会旧址和寿县学兵团遗址。

在寿县县城开展“寻访红色足迹”活动

2020年12月3日,“寻访红色足迹”集体采风创作活动走进寿县小甸集,参观了小甸集“特支”纪念馆和曹渊烈士故居。1923年冬创立的中共小甸集“特支”,是中共安徽省第一个农村党组织,这里是安徽省党的火炬最早点燃、党的旗帜最早举起的地方。

在寿县小甸集“特支”纪念馆开展“寻访红色足迹”活动

除了集体采风之外,15位有创作任务的作家,利用休息时间,独自驱车或结伴而行,到早期共产党人足迹所到的地方,寻访后代、找寻遗迹。从2020年6月到12月,15位作家不惧酷暑严寒,在淮南大地上仔细探寻早期共产党人的活动轨迹,他们心怀敬意,心存感动,实地采访了81次、175人,电话采访了80次、68人,查找翻阅史料共计124本。

此次“红色足迹寻访”采风创作活动深入到淮南市寿县的寿春镇、小甸镇、正阳关镇、瓦埠镇、隐贤镇、窑口镇、丰庄镇,凤台县的城关镇、桂集镇、丁集镇,潘集区的高皇镇、平圩镇、架河镇,谢家集区的杨公镇,田家庵区的安城镇以及山南高新区等地;作家们还远涉到合肥、颍上、凤阳,电话采访连线到北京、上海、武汉、广州……

“寻访红色足迹”采风创作活动,对15位作家来说,是一次精神的洗礼;对淮南大地来说是红色精神的张扬。15位作家里有60后、70后、80后,对早期共产党人的故事和精神了解程度不一,经过许多次深入实地的寻访之后,作家们无不为革命者的精神所感动,无不怀着崇敬的心情把他们的故事进行讲述。作家们就像是一支红色精神的宣传队,每到一个地方,就把早期共产党人的故事和精神进行宣讲传播,让红色精神高扬在淮南大地上。

2020年下半年的“红色足迹寻访”,通过对淮南大地上近百年一段历史人物的寻访,站在建党百年的时间点上,在历史与现实之间进行生动而虔诚的讲述。日月穿梭,再过数十年,本书的这些文字也将变成历史,供后人翻阅,从中寻找他们需要的精神力量。从这个意义上看,15作家是红色精神的传承人,后代接力者将层出不穷。

作始也简,将毕也钜!

责任编辑:丰婷安徽网淮南新闻相关稿件,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关键词 >> 红色,淮南,共产党人,寻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