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明 ‖ 乡村的雨

作者 / 陈明

 进入汛期之后,这座城市的雨水明显增多,几乎每天都在下着,阳光,已不知多久没见到了。新闻里多是暴雨施虐各个南方城市的消息,播音员不厌其烦地告诫市民防雨防灾,微信公众号里发布着许多城市受灾抗洪的信息,周围的人们谈论着,都说今年这样的大雨什么时候才能结束?真是令人忧虑。

这使我产生了这样的印记,只要一下雨,便是灾害的预告。雨,似乎已是城市之患。而城市中的人们也是这样的,到处是诅咒雨的声音,到处是怨天尤人的声音。城市害怕雨天,连续几天的大雨滂沱,楼下到处是汹涌奔流的污水,小区道路变成了一条条河流。有人开着玩笑说现在出门不需要滴滴打车了,做个滴滴打船的生意绝对会供不应求……由此可见,现在很多小区防洪设施的薄弱。此刻,我多想把这城市里的雨统统截下,送到需要它的乡村里去。

站在窗前观雨,看着路上的行人把自己藏在雨衣里,藏在雨伞下,匆匆地走着,奔向各自的场所。我烦躁的心情不知不觉沉静了下来。逢雨便是怀乡时。这雨将我带离这个将雨视为灾害的县城,回到少年曾经生活过的乡村。

那时还是生产大队,集体耕作。我生活在乡村的十几年中,记忆中的每一场雨,几乎都是乡人的福音,大人们不必到田里干农活。乡村的雨天,路上行人稀少,偶而会看见一两个穿着雨衣、光着脚、扛着农具的人,行走在乡村的小道上,颇有“青箬笠、绿蓑衣,斜风细雨不须归”的意境。下雨了,妇女们常在雨天哼着小曲做做针线活。男人们没有人龟缩在家里,屋檐下,大树下,每个生产队看护庄稼瓜果搭的凉棚下,便站满了村里的人们。孩子们绝对不会躲在哪一个地方的,而是尽情地在雨中奔跑,任随雨水淋遍全身。

乡村的雨,最值得一提的莫过于夏天。记忆中,只要下雨,孩子们至少要做三件事。第一件事是听大人们讲雨,多少年前的那场雨如何水漫河堤,多少年前的那场雨满坡是漂流的瓜果。孩子们便盼着,这一场雨是否也下到那场雨那么大,好看看船。第二件事是看彩虹。雨将停时半空的七色彩虹挂在村头的天穹,大人们便又有了许多美丽的故事。接着就是第三件事了。雨停了,野坡里的雨水从一条条大沟中奔流而下,汇集到村边的沟塘里。而那时的沟塘多少年不干涸,各种各样的鱼虾异常丰富。这些鱼虾见到新雨水,便接群逐队逆流而上,鱼儿、虾儿便沾满了村外的沟沟河河。孩子们回家拿着渔网,走出村子,双脚往水沟一站,把端网放在水中,就等着顺水返回的鱼虾顶网了。一个孩子,一般能有几斤鱼的收获呢。于是,全村的下一顿饭中,一定是家家鱼香了。

这是多少年前的事了,我今天只能在回忆中去品尝乡村的雨中那天真烂漫的无边乐趣……

【作者简介】陈明,1988年走出军营从事基层文化工作。现供职于凤台县新集镇政府,系安徽省作家协会会员,出版有文学作品集《衔泥集》、《岁月如歌》。有数篇作品在国家级刊物征文中获奖。

责任编辑:丰婷安徽网淮南新闻相关稿件,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关键词 >> 城市,乡村,雨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