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越 ‖ 郊外可采薇

作者 / 小越

“采薇采薇,薇亦作止。曰归曰归,岁亦莫止。……”薇草虽微却入得了《诗经》,越千年,历岁月,或止或柔或刚,千年依然!不喜庭院,不入花圃,尽管有疫情肆虐,依然簇簇丛生翠绿葳蕤,紫花烂漫,开在田间沟壑坡地道边,开在郊外的目之所及处。

小小薇草,别名甚多。野豌豆、荒野豌豆、落豆秧、涝豆秧、豆豌豌、山黑豆、透骨草……在淮南,人们最熟悉最常说的名字还是落豆秧。落豆,落豆,是零落飘摇天涯望尽,还是相望相守落地生根。

春日溶溶,走出城区,走向郊外,随便走进某一田间路边,满目绿色中,总会有浓淡的紫点缀其间,那便是薇草落豆秧。深深浅浅的紫花,素净淡妆,簇簇串串,或藏于叶间,或凸出展颜,不慌不忙、不急不愠的绽放着。每一簇花都有数十朵细密的小花筒井然有序地排列,一串串竖直向上,亭亭玉立,像用绿线连起来的串串炫紫铃铛,又宛若一队队身着玲珑紫裙静候舞蹈的小仙子,正以一种展望的姿态,欲在盈盈的故事里,轻舞一曲无弦的乐章。一阵微风拂过,紫花摇曳,轻轻盈盈,清香远溢。刹那间,那份绰约清幽,让人有些迷离,思绪渐远。

落豆秧是草,是药,亦是食。关于其药用价值,经史典籍记录者甚多。关于食之故事更是源远流长。《史记·伯夷列传》中“武王已平殷乱,天下宗周,而伯夷、叔齐耻之,义不食周粟,隐于首阳山,采薇而食之。”说的就是伯夷、叔齐隐居山野,义不仕周采薇而食的故事。唐代诗人王绩亦有名句“长歌怀采薇”流传至今。采薇采薇,薇草落豆秧不仅仅是能全草入药,更因全草能食,千百年来,备受青睐。

二月,草色初见时,那乍隐乍现的绿中,便有落豆秧的清浅飘摇。两场春雨过后,乡野间的芳草被微风吹绿了。落豆秧亦在春风中悄然生长,迎风轻摇,在满目春色中绿出自己活泼泼的纤纤身姿。

三月,草儿随风长,落豆秧开始青翠葱茏蓬蓬勃勃。此时,掐摘落豆秧头做蒸菜是一大趣事。掐摘落豆秧头,不同于挖荠菜之类的野菜,不用带铲子,不会沾染泥土满身,只须如采茶搬掐摘即可。天色晴好,两三好友相约,带上愉悦,走近郊外,走向薇草落豆秧。嫩绿的落豆秧在春风中绰约,弯下腰去,轻轻一掐,青嫩的小小落豆秧头带着青汁和清香便收入篮中。不必担心掐去嫩头的落豆秧会枯萎而香消玉殒。韭菜能割复生,落豆秧能掐复生。掐过头后的落豆秧,能生发出的嫩头会更多。把掐摘好的落豆秧头轻轻冲洗晾干,拌上少许面粉,上锅蒸上十分钟。掀开锅盖的那一刻,绿白相间,清香袅袅,不由你不欣喜满怀,再拌上调料,真是无上美味!三千年前,伯夷叔齐为气节隐居,因无粮断炊而食薇。盛唐时代白居易的“朝采山上薇,暮采山上薇。岁晏薇亦尽,饥来何所为。”亦是采薇充饥。而今,沧海桑田,山河无恙,人们则是因闲情偶寄而采薇食薇。

四月春盛,落豆秧花事浓稠。今年的落豆秧似乎在发泄着对疫情的愤懑,又抑或是对抗疫征战的致敬,尤为茂盛繁密肆意疯长。乡野间曾零星的落豆秧竟执着得连成了片,紫色的小花开到荼蘼。远远望去,串串紫花烂漫而不妖娆,那无边紫色,让人恍惚间觉得似乎普罗旺斯的薰衣草移到了此地。漫步花海,青草曼曼,空气中扑鼻的气息是甜浓的、清香的,偶有蜜蜂和叫不上名字的虫儿忽而飞舞花间,忽而沾衣弄襟挑逗嬉戏。四月的阳光是安然的、悠缓的,温顺清浅地普照着盛装的薇草落豆秧,丝丝缕缕的春阳明晰着菁菁薇草生命的脉络。暖风中,青葱的落豆秧顶着花儿缠绵依恋,怒放着自己独有的姿态万千。

五月如约,奔涌而来,落豆花开更盛。因为一茬一茬嫩头的采摘,落豆秧复生得更加蓬勃,花儿也开得更加绚烂。采摘薇花亦可算是特殊假期中的一大乐事。乡野间,翩翩紫花中,一湾浅溪依旧如常,掐摘嫩头的时节仿若昨日,忽然间就花开满枝,能悠然采花了。去郊外采摘落豆花,听起来就让人感到轻快兴奋。走近落豆花,用手轻轻一捋,一瓣瓣纤细的小花筒即能纷落于掌间。采摘好的落豆花可蒸可炒可入汤,亦可冷冻其起来换个时节再食用。当然,最让人青睐的还是清蒸落豆花。和蒸落豆头的方法近似,不同的是开锅那一刻的惊喜,紫色小花遇热颜色渐变,浅绿淡紫再加上零星白色点缀期间,蒸汽氤氲,清香满室,无不令人陶醉。那些搁浅在岁月深处的童年记忆,一如这蒸汽腾腾的落豆花清香,轻轻开启,不由得痴痴回望……

人生一世,草生一春。五月的阳光已开始耀眼,天地间一片明艳安详,落豆花儿亦闪着金光。一串串昂首亭亭的紫花,有的已在光照下失去润泽,但依然成串相拥,不散不落,犹如菊花般“宁可枝头抱香死,何曾吹落北风中”的不俗不媚不屈不折。站在茫茫落豆花丛中,感受它扑面而来的光彩与芬芳,仿佛分不出南北西东。那一刻,阳光似乎穿过身体,直抵心底的某一处角落,思绪在落豆花间流转,尘嚣淡远,宁静冉冉上升,飞向天空,跃向那高高的云朵,身体也似乎轻盈了起来,一点一点仿佛忘却了自己。

春色渐远,落豆花犹在,依然在乡野尘埃里守望着、葳蕤着、盛开着……即使春光不在,也不失其复生怒放的心情。一切都应当是这副生机勃勃的样子!

【作者简介】小越,又名长风,中学高级教师,幼教工作者,安徽省作家协会会员,安徽省散文家协会会员,中国西部散文学会会员,在《教师博览》《大众散文》《华夏散文》《中国散文家》《西部散文选刊》(原创版)《辽海散文》《南方文学》《华文月刊》等报刊杂志发表散文及诗歌数篇。

责任编辑:丰婷安徽网淮南新闻相关稿件,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关键词 >> 文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