胡焕亮 ‖ 我是在多管闲事么?

作者 / 胡焕亮

说到“爱多管闲事”,平心而论,我静下心来回顾自己半生经历,发现自己的确存在一些这方面的行为。

年轻时,曾两次跳进湍急的河水中救人,也曾冒着自己受伤的危险,独自一人,在陡坡上从满载石块的架车下救出被压在下面素不相识的外乡人,在漆黑的夜晚,还劝退过一群持刀上门寻衅的小青年,为同大院人家解围。

如今年近古稀,虽然遇事沉稳了许多,但是骨子里还有那么一股子冲劲,遇到某些事仍然难以控制自己。这不,今天又被自己的老伴抱怨了半天,说我就爱管闲事,“有本事你把全国的城市都去看看,把你看不惯的事都管管去!”我笑笑说她真是妇人之见,做人总应该心中充满正气,在力所能及的情况下,做出自己相应的反应,有什么不好?

事情是这样的:最近早晚出门散步,经过延安路和胜利路车站时,总免不了往一座高楼上多看几眼。因为那座楼顶上有一面红旗,半个多月前我就发现不对劲:没风时直直地向下垂着,有风时则像一绺长长的布条,高高扬起,随风摇摆,哪像正常的国旗分展开来,迎风飘扬。我还拍了视频放在朋友圈,大家都说看不真切,不能确定有什么问题。四月十二号这天,我又像往常一样经过那里,只见那座楼顶上的“国旗”,呈一绺直直的布条状,被风刮的远离旗杆,几乎呈水平状在风中舞动。这次我看的更清楚了。根据情况分析:有可能楼层太高,平时没人上去,固定国旗的的绳索,只能系住顶上角一点点了。遇到风力大,就会是这个样子了。打小就受到热爱祖国,爱护国旗教育的我,看到此情此景,心里特别不是滋味。我们都知道,中华人民共和国国旗法明确规定:中华人民共和国国旗是中华人民共和国的象征和标志。每个公民和组织,都应当尊重和爱护国旗。第十七条还规定:不得升挂破损、污损、褪色或者不合规格的国旗。

这次,我又控制不了自己,经过一番思索,又拨通了市长热线电话,向他们反映这一情况,说清楚准确位置,请他们及时安排人员出面过问此事。谁知那些人似乎都没有方向感,说了半天,他们都搞不明白准确的位置,还反复地打来电话问这问那。坐在旁边的老伴不高兴了,“爱管闲事,这回不安泰了吧,看你还管不管闲事,全国这样的事多了,你能管得过来么?一回两回的,也不涨点儿记性!”

她说这话是有缘由的。去年七月初,正是中国共产党诞生纪念日,我发现科学宫楼顶上悬挂一面严重破损的国旗,没加思索就拨打了市长热线电话。无独有偶,去体育场活动,又发现体育场在极其显眼的位置悬挂了一面严重褪色、烂成破布条的国旗,我又打了市长热线电话。我对值班人员说,请你们转告政府领导,这座城市可是刚刚获得全国文明城市荣誉的城市,这个荣誉来之不易,那是全市干群辛辛苦苦奋斗了许多年才争得的荣誉。一定要珍惜啊!建议领导们开会时,强调一下这个问题。

老伴抱怨我,我也没生气,只是平静地对她说:我们都是一个普通人,没有本事管好天下事,但是,我觉得做人无论是处理什么事,小到家庭、邻里之间的琐事,大到国家、民族的大事,总应该有个是非判断标准,我们都应该在心中充满向上、向善、向正之气。做出自己相应的反应来。听了我的话,她也就不再说什么了。

说到这里,我似乎是在为自己表功,其实不然。我意在通过此文,向读者表达一种信息理念:大家都行动起来吧,热爱我们的祖国大家庭,从身边事、不起眼的小事做起。今年的疫情还不足以表明,做一个中国人是多么自豪,多么引以为荣么。我们没有理由不去全身心的热爱我们的祖国母亲!

【作者简介】 胡焕亮,笔名:淮上老骥、州来一夫,凤台县退休教师 。中华诗词学会、中国诗词研究中心暨中国诗词研究会、中国散文家协会、中国诗文学会会员、《诗刊》子曰诗社社员、中国《诗文杂志》编委、《大唐民间艺术》编辑、安徽省作家协会、安徽省诗词学会、安徽省散文家协会会员。淮南硖石诗词学会副会长、淮南市国学研究会副会长。有二百余万字诗歌、散文、小说、故事、人物传记等作品散见于国内外八十多家刊物杂志,近百篇文章收录多种经典文本。出版过合集两部、个人散文集《流动的心痕》一部;多次获得国内征文奖项。荣录《中国教育界名人大辞典》。

责任编辑:丰婷安徽网淮南新闻相关稿件,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关键词 >> 国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