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赵闻迪】医者永生

今年清明节之际,我格外怀念起我的大姑父来。

已故九年的大姑父,曾是市医院儿科中心的主任医师,从业四十余载,治病救人无数,备受敬重。

一想到大姑父,脑海中首先浮现出的是一张慈眉善目的、胖胖的笑脸,即使脸上不笑,眼睛里也总透着笑意,让人如沐春风、倍觉亲切。

大姑父性格温和,脾气极好,我几乎不记得他发火的样子。他说话慢条斯理,做事有条有理,待人体贴细腻,还烧的一手好菜。

小时候,我和几个兄妹可没少去大姑父家“蹭饭”,为此妈妈还说过我:“你大姑父工作忙,每天要看那么多病人,下了班需要好好休息,你别去添麻烦。”可是,大姑父烧的菜好吃呀,并且,我要吃什么菜,只要菜市场有,他必定买回来做给我吃。我最爱他做的南瓜粉蒸肉、豌豆苗排骨汤、香煎毛豆腐和糖醋带鱼。我们大快朵颐时,大姑父就在一旁笑眯眯地看着,非常满足的样子。

大姑父家的五斗橱上放着一只漂亮的饼干桶,里面总是装满零食,什么芝麻糖、交切片、山楂卷、云片糕、奶油话梅……五花八门。要知道,那年代生活水平可不像现在,小孩子是很难吃上零食的,这也是我们小孩子爱往大姑家跑的原因之一。只不过,尽管大姑父和大姑收入不错,经常买这些零食也太奢侈了吧?有一次我吃着大姑新买的枣泥麻饼,说:“大人们常说我们小孩子嘴巴馋,我看呀,你和大姑父嘴巴也馋。”大姑笑着问:“为什么呢?”我指了指饼干桶:“不馋,买零食干嘛?”大姑哈哈大笑,告诉我:小孩子怕上医院、怕吃药打针,一看见医生就哇哇大哭。为了安抚他们的情绪,大姑父常常在口袋里装些零食,遇到哭闹不休的孩子就掏出糖果饼干来哄他们。小孩子一看见好吃的就乖乖地听话配合医生啦。原来这些零食是为“小病号”们准备的。

有一年冬天,我咳嗽很久也不见好转,妈妈带我去大姑父那儿看病。挂了号,走进大姑父的接诊室,屋里坐满了人,大姑父面前坐着一个年轻妈妈,怀里抱着小孩儿。大姑父一边笑眯眯地问:“小家伙,几岁啦?”一边拿起听诊器在手心里焐着,焐了一会儿,才放到小孩儿的胸口。那个动作让我印象深刻。每一个病号,大姑父都问得很仔细;每一份病历,大姑父都写得很认真,温和、耐心、亲切,始终带着微笑。那一次看完病,我跟妈妈说:“我长大了也要做一个像大姑父那样的好医生。”

我常常听亲戚朋友们说,大家都喜欢找大姑父看病,一是他医术精湛、经验丰富;二是他态度好、有耐心、永远不嫌麻烦;三是他人品端正,心地淳厚,花五毛钱就能治病的药,绝不会叫你花一块钱,遇到特别困难的病号,他连医药费都替人家垫了。因此大家都非常尊敬他。

印象中大姑父的业余爱好有两个,一是看书,一是烹饪。大姑父有一间不大的书房,三面靠墙的书架上摆满了书,有天文、地理、历史、文学,当然最多的还是医学书籍。书架擦拭得一尘不染,书桌上放着绿植、笔筒、老花镜。工作再忙,他也要挤出时间在书房里待上一会儿。我上学后,每到周末就去大姑父家看书,一看就是一个下午,吃了晚饭再回家,真是脑袋和肚子双丰收。

大姑父去世后很久,只要一想起他的音容笑貌、谆谆教诲,我就眼眶湿润、悲从中来。

今年,一场猝不及防的疫情席卷了神州大地,关键时刻,无数白衣天使挺身而出,不分昼夜,救死扶伤。透过那一个个逆行的身影、那一幕幕感人的场景,我仿佛又看到了大姑父,看到了那闪耀的人性光辉。

医者,永生。

【作者简介】赵闻迪,党员,汉族,安徽省淮南市人,爱好看书、写作,尤其喜爱写散文和小说。多篇作品在市、省、全国电力系统获一二三等奖。安徽省作协会员。安徽省网络作协会员。中国散文家协会会员。中国电力作协会员。

责任编辑:丰婷安徽网淮南新闻相关稿件,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关键词 >> 文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