战疫情 ‖ 感恩的心

作者 / 黄丹丹

安徽援鄂医疗队的管俊勇医生很开心地说:方舱今天出院8名患者。

今天,咱们的管医生是方舱的总负责。他早上六点起床,七点出发,八点进舱接班,下午两点半下班。下班后,脱防护服及消毒的时间需要两个半小时。下午六点多钟,他还没有吃饭。不是没吃午饭与晚饭,而是这一天都没有吃饭。

方舱里没空调,工作强度大,防护服闷。但这些都不影响管医生他们这些方舱医务人员的快乐。因为他们的治疗有效,患者们的状况都很稳定,并且医患关系特别好。好到怎样呢?我收到另一位方舱人发来的照片,他说,瞧,你们的管医生和小姐姐们的合影照多帅!

管医生告诉我,他在方舱巡视病人,有位女患者走过来,问他,可以和他合影吗?他说可以呀,并问她:那我可以把手搭在你肩上吗?患者说,只要你不怕我身上的病毒!就在管医生要和她合影时,又过来一位女患者加入进来。于是就有了这张管医生与“小姐姐”的合影。很温馨啊,我说。管医生说,是的,这里不仅仅有病毒,有医生与患者,这里更有人间的温情。拍这张照片时,管医生说之所以要把手搭在患者身上,是觉得这种肢体语言有亲近、友好更有彼此的鼓励蕴含在里面。

我问他,方舱内真的载歌载舞吗?为什么病房里会那么欢乐?那样好吗?不影响患者的治疗与休息吗?

他说方舱内不仅有患者跳舞,还有患者们排小品、黄梅戏,患者们排节目时还会拉上医护人员。管医生说,适度的活动、娱乐可以让患者们心情好,心情好更利于健康呀。“其实在这里每天都感动满满。”管医生说。被患者感动,在方舱,医护人员需要给患者运送餐食。管医生说他在推餐车时,一位六十多岁的患者过来,要帮忙推车,管医生说不用,您别辛苦啦。患者说,你们来帮我们的,怎么说我们辛苦呢。这样的小感动无处不在,方舱内,人与人相互理解、爱护,彼此鼓励,医护人员鼓励患者,患者对医护人员的赞美也是一种肯定与鼓励。

除了方舱内的感动,还有扩展开来的“武汉感动”。管医生说。

譬如每天接送医护人员上下班的班车,因为医护人员虽然下班时间是一个点,但下班后因消毒需要,得分批出舱。这就造成了时间差,很长的时间差。班车司机需要漫长等待,管医生说他有次出来很晚,对司机抱歉说让他久等了。司机说,你们辛苦了,你们来帮我们的,我们等多久都不辛苦!

而昨天,安徽支援队中有位队员生日,队友订了蛋糕。蛋糕店并没有开门,但店主得知这是援鄂医务人员的生日,便亲自做了蛋糕送给他们,坚决不收费。

“他们对我们的感恩,令我非常非常感动!”管医生说。所以,洗得苍白的手,满是勒痕的脸,和浑身的不适都不在意了。人与人之间纯粹的真诚与友爱,在这里是常态。管医生说,大家都很积极,都相信疫情很快会过去。出院的患者哭着说的感激的语言,是由衷的。真情不是被排练的出来的。

我问管医生,舱内那些合并其他疾病的患者情况如何呢?他说,譬如高血压、糖尿病这些慢病患者,他们会积极给患者申请到他们之前用的药物,合并其他疾病的也被对症处理。

很辛苦吧?我问得很多余。但管医生说,辛苦不怕,当医生的被患者赞美与信任,就会有使不完的劲儿!我说,我懂的,因为我过去也是。

2020.2.18

责任编辑:丰婷安徽网淮南新闻相关稿件,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关键词 >> 医生,医护人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