战疫情 ‖ 对寿县援鄂医生管俊勇的采访手记

作者 / 黄丹丹

2月12日晚至13日晨,是管俊勇医生在方舱医院的第一次值班。

管俊勇是寿县县医院重症科的一名骨干医师,寿县第一位援鄂抗疫医务工作者。2月9日,在简短的送别会后,他奔赴湖北抗击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疫情第一线。

12日下午,我接到了他从武汉发来的信息:晚上,他就要进方舱工作一整夜了。看他发来的图片,头发已被剃光。剃发于逆行的勇士们而言,已算不得事了。媒体上早就发布了许多长发及腰的女医护人员,相互剪断长发。虽然头发可以再蓄,但作为蓄长发多年的人,我懂得人对自己长发的情结。然而,在信奉着“把我的一生奉献给人类”的医者心中,尤其是逆行医者的心中,“治病救人”是他们在危难时刻唯有的信念,其余均为可抛之脑后的杂念。

剃了光头的管医生穿上了防护服,灯光下,他的影子被拉扯、投射。他的动作肯定会因穿上了防护服而显得夸张、笨拙……

管俊勇医生在武汉

刚刚,我又接到了管医生来自武汉的消息。他工作到早上八点半,直到十点二十三分,他才从方舱出来。微信语音里,我听得出他的疲惫,他说:“黄老师,我刚结束,太累了,真的太累了。这种累不仅仅是平日值班工作的那种辛苦,还有严格的消毒隔离措施细节所带来的辛苦。”他很详细地介绍了自己工作的情况,方舱内昨晚有四百多名患者,医疗工作由安徽医疗队及贵州省国家医疗队接管。

管医生说到一个细节,他说到了武汉之后,才发现之前外界对武汉有很多误解,并且那些误解他也有过。误解一就是,为什么外界有大量的物资援助,而医务人员的防护用品还缺乏?到了武汉后,管医生才知道,外界捐赠的大量物资里存在大量不合格的用品。不是说捐赠物品的质量有问题,而是这种特殊的情况下,而是在全国公共卫生事件一级响应,非寻常可比!

管医生说,欣慰的是患者们对医务人员态度非常好,一听他们说话,就有患者问:你们是安徽来的吧?患者们可以通过手机网络与外界联系,他们的信息来源很广,他们与常人一样使用微博、微信、抖音,他们都很感恩外界对他们的关心与援助。

出征前管俊勇医生在县医院

我问管医生,生活如何?他说下班后,回酒店要脱了外套进酒店。然后在房间外脱了所有衣服才进室内,要把衣服分内外多层进行84消毒液浸泡消毒后清洗。为防病毒扩散,室内没有空调。武汉天气阴冷,衣服干不了,他买了吹风,要把衣服从内衣到毛衣一件件吹干,下个班换了再如此重复。

管医生还告诉我,在一线工作的医务人员确实非常辛苦,共产党员冲锋在前,在这种精神的感召下,他递交了入党申请书。

抓紧时间休息,一定多保重!我嘱咐他。

他说,现在对自己的保护也就是对整个团队的保护,因为万一自己不慎感染了,就面临一个团队的隔离,这是很耽误工作,并会给他人造成麻烦的。所以,每个人都小心谨慎地对待自身的健康。在战时状态下,个人早已不是个人,所有人都紧紧地联系在一起。

得知管医生需要用吹风一件件吹干衣服,我打算给他寄台烘干机过去,要地址时,他说现在武汉除了医疗物品,别的都不能邮寄。

关于饮食,他说吃的是盒饭。

为了不打扰他休息,我没有再多提问。希望他保持战斗力,更好地救治患者,保护好自己,在武汉在方舱平安。

责任编辑:丰婷安徽网淮南新闻相关稿件,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关键词 >> 武汉,医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