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明】晚秋

作者 / 陈明

夏日的繁华演尽,天空高远清淡,走在秋天的边缘,倾听秋的脚步声,不觉间,已到晚秋。

晚秋,总有一种令我屏息的安详,一种令我心醉的沉静!也许,这是生命走过春的清新,夏的繁华,走进令人沉思的季节。世界如此安宁平和,没有春的稚嫩,没有夏的奔放,却有着山一般的沉稳。这一刻,我想,秋的守护神应该是位有深度的哲人吧!否则怎么能把生命诠释得如此透彻?当昨夜的秋风吹落了枯黄的树叶,我感受到“秋风之性劲且刚”的豪迈,“南山与秋色,气势两相高”的丰俊,“长风万里送秋雁,对此可以酣高楼”的淋漓,秋风的感觉,每一缕都蕴含着深意。

秋使人品味人生,读出人生不同的境遇。秋中蕴含着人生的寂寞和孤独,“漫漫秋夜长,烈烈北风凉”,这是曹丕的幽幽思乡之情;秋也象征着一种美好与寄托,“霜落荆门江树空,布帆无恙挂秋风”,这是李白的浪漫与豪放……

秋天的意境带给我们太多的遐思与感悟,但是秋天总是收获的季节,是农人们盼望已久的季节,经历冬的贮藏,春的播种,夏的耕耘,才终于迎来金色的收获。多少坎坷,多少踌躇,多少不堪回首的回忆,多少惊心动魄的拼搏,组成眼前的美景与欢笑。    晚秋,也同样让人感伤、让人惆怅。秋风吹落了路旁的梧桐树叶,看着一片片飘零着的它们,我的心为之一颤。它们曾枝繁叶茂,绿意盎然,芬芳了一季又一季。到了深秋,它们的叶子便一片一片地慢慢变黄,而后,又一片一片地从树上脱落,直到把树脱得光秃秃的,象一个孤独的老人。其实,老去的不是季节,而是人的生命和那些惨淡的记忆。我明白,终有一天,自己也会苍老成一棵梧桐树,独自面对人生的沧桑与孤独。

想起生死,说起轮回,心就无限地纠结。其实,这样的生死轮回天天都在上演。

就在前不久,我的一位好朋友,因肺癌晚期而离开了人世。朋友并不算大,五十多点,从他查出肺病,而后手术,再到死亡,两年多的时间。在这段时间里,他去北京上海求医,受尽了折磨,天天与死神抗争,治病花费了百十万,最后,还是带着深深的眷念离开了尘世。朋友是商人,近几十年来陪着客户整天应酬,抽烟喝酒熬夜成为他的习惯,钱是挣了不少。都说钱是万能,可在生命面前,再多的钱也无法挽回生命。年轻时,人们总是拼命地用身体去挣钱,生病时,又拼命地用钱去买健康。人总是在人生的一个又一个怪圈里行走着。

人生一世,草木一秋。终有一天,人会如枯草、落叶一样,化为一抹灰烬,融入到泥土之中。泰戈尔说“生如夏花之绚烂,死如秋叶之静美”。每天,我们都在现实生活中摸、爬、滚、打,把自己弄得伤痕累累,憔悴不堪。其实,我们也可以做一片落叶,坦然地面对尘世的风雨与纷扰,淡看功名利禄与宿缘,坦然地面对一切,甚至生死。

【作者简介】陈明,1988年走出军营从事基层文化工作。现供职于凤台县新集镇政府,系安徽省作家协会会员,出版有文学作品集《衔泥集》、《岁月如歌》。有数篇作品在国家级刊物征文中获奖。

责任编辑:丰婷安徽网淮南新闻相关稿件,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关键词 >> 生命,人生,秋风,晚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