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肩担道义 丹心照汗青——模范共产党员杨效椿

(四)有勇有谋 能文能武

杨效椿不仅是一位出色的政工干部,也是卓越的军事将领。我们仅从其而立之年,独挡一面,开辟淮西地区抗日根据地,以少胜多,以弱制强,其文武兼备,可见一斑。请看几则故事:

●杨效椿誓拔“钉子户” 张聘之宴请胡如 “钉子户”即指胡如宽。胡如宽时任杨庙乡伪乡长兼伪军大队长。他甘当日军走狗,经常带领日军下乡抢掠,帮助日军搜集我军情报,不断袭扰我军。杨效椿曾致函胡如宽,规劝其悬崖勒马,给自己留条后路。但他顽固不化,一个多月过去了。他依旧我行我素,横行乡里,无恶不作,有恃无恐。胡如宽成了我开辟淮西抗日根据地的“钉子户”,必须清除!否则,开辟抗日根据地就不可能顺利推进。为此,杨效椿经过缜密考虑,制定了一个拟请张聘之先生参与,“引蛇出洞,克敌制胜”的作战方案。

张聘之先生与胡如宽同乡,是杨庙地区一个开明地主。杨效椿率部进入淮西地区后,认真贯彻党的抗日民族统一战线政策,不但深入发动群众,而且采取恳谈会和登门走访等形式,与各界开明人士及保甲长等广泛接触,向他们宣讲我党团结抗日主张及对国民党军队和军政人员的方针政策,团结他们共同对敌。张聘之就是杨效椿较早接触的地方人望之一。他知书达理,为人正直,有爱国之心,虽然囿于“乡里乡亲”,与胡如宽常有往来,但对胡认贼作父,投靠日寇不以为然。杨效椿曾多次秘密入住他的圩孜,两人常促膝谈心。他痛恨日寇欺我中华,侵略中国,一再表示,即使鬼子把他的圩孜烧了,他也要支持新四军抗日。杨效椿认为请张聘之先生参与,“引蛇出洞,克敌制胜”的作战方案可行。遂经军政委员会研究决定,派寿县县委宣传部长杨刚,持杨效椿亲笔信,到杨庙东头张圩孜,与张聘之先生洽谈。张聘之慨然应允,并商定趁杨庙逢集,于9月17日,由张聘之在杨庙大酒店宴请胡如宽,将其“引出”。

9月17日前夕,杨效椿亲率四连部分战士和当地10多名游击队员悄悄赶到杨庙西三里的小甄郢宿营。次日上午,派10多名战士身藏短枪,装扮成赶集的农民或小商小贩,混进集市。时至正午,胡如宽带两名荷枪实弹的卫兵走出伪乡公所,环顾四周,没发现什么疑点,便大摇大摆地走向杨庙大酒店。我联络员一见目标出现,立即飞跑到小甄郢报告。杨效椿率领留在小甄郢的战士们,一口气冲到杨庙街上。

这时,大酒店里张聘之和胡如宽等饮酒正酣。张聘之殷勤劝酒,渐渐地,胡如宽已有几分醉意。忽然听到大街上哄哄嚷嚷,胡如宽感到情况异常,抬腿就要往外跑,可是一只脚刚要跨出门槛,就听迎面一声断喝,如雷贯耳:“不许动!”抬头一看,几支手枪黑洞洞的枪口,正对准自己的胸膛,顿时吓得脸色苍白,浑身哆嗦,乖乖地举手就擒。两个卫兵早已吓呆,被我战士缴了械。与此同时,杨效椿也早已率领战士们冲到伪乡公所,两个哨兵见势不妙,弃枪逃走,所里伪兵纷纷缴械投降。龟缩在杨庙北头炮楼里的鬼子虽然离伪乡公所不到两里,但不知虚实,未敢出动,只是躲在碉堡里向外乱放几枪。

是役,杨效椿率部兵不血刃,活捉胡如宽及伪兵20余人,缴获步枪15支、子弹数百发,并摧毁了伪乡公所工事。

●杨效椿二打杨家庙 胡迪生逃往合肥城 1941年9月,杨庙伪乡公所被打掉以后,过了两个多月,下塘集伪特别区在杨庙日寇催促和允准下,扶持胡迪生,重建伪政权。胡迪生是杨庙东乡人,在就任之前,曾秘密托人与杨效椿联络,征求意见,保证就任后不欺压百姓,不为日军提供情报。杨效椿和县委的同志们研究决定,同意他当伪乡长,条件是不得与我为敌。胡迪生很快重建起杨庙伪乡公所,并拉起了有30多支枪的伪乡大队。开始时,他还能信守诺言,但过了三、四个月,翅膀渐渐硬了,又自恃有日寇撑腰,就得意忘形,为非作歹,四处敲诈勒索。对于交不起苛捐杂税的穷苦农民,他肆意抓捕、关押,严刑拷打;对于一些进步人十则以“通匪”罪名加以迫害。胡迪生种种罪行,引起公愤。杨效椿决定,亲自率领战士们再次到杨庙“武装赶集”,尽快除掉胡迪生这条汉奸走狗。

1942年5月12日深夜,杨效椿和杨刚率四连和县游击队,悄悄进驻杨庙东边的陈老圩。次日上午,陆续派出袁排长等20多人到杨庙“赶集”,战士们有的带上扁担、口袋,有的挑着柴草,有的提着菜篮、油瓶。赶集的人越来越多,街上熙熙攘攘,人声嘈杂。10时左右,混在人群中的短枪班战士们靠近伪乡公所,一名战士突然拔出手枪,打死一个站岗的伪兵,集市顿时大乱。20多名战士趁机一齐拿出武器,迅速冲进大门,袁排长边冲边大声喊道:“我们是新四军,缴枪不杀!”这时伪乡公所里,一些伪兵正聚在一起睹牌九,另一些人还在睡大觉,一个个来不及取枪,就乖乖地做了俘虏。

杨效椿、杨刚赶来,和袁排长一起清点俘虏,竟少了一个胡迪生,从俘虏们中口得知,胡迪生被鬼子召到炮楼里去了。估计不一会就会返回。杨效椿当即派了几个便衣,到通往炮楼的路边埋伏等候。

不一会,果然有几个人从炮楼里走出来。待几个人走近,便衣队员曹云国认出其中一个正是胡迪生,便对准他开了枪。胡迪生“哎哟”一声,左臂中了弹,转身就往炮楼跑去,边跑边叫喊:“新四军!新四军!”上气不接下气,声音也变了调。站在炮楼顶上的鬼子哨兵,听到枪声和喊叫声,“砰砰叭叭”开了几枪。炮楼里的鬼子未敢出来。杨效椿从从容容地在伪乡公所里教育释放了俘虏,带着缴获的37支长短枪等战利品安全撤离。

胡迪生后来溜到合肥治伤,伤愈后再也不敢回杨庙“上班”,后来也再没人敢来杨庙当伪乡长,驻杨庙的日寇除纠集别处鬼子一起对我“扫荡”外,也不敢再随便下乡抢掠。从此,以杨效椿为首的寿县县委将杨庙北面三区与南面的四区连成了一片,普遍建立起乡、保级两面政权。

●樊队长奋勇炸碉堡 王玉清中弹被生擒 杨公庙即今之杨公镇。王玉清是汤王庙人,30多岁,土匪出身,日寇侵占淮南后,带领手下一伙土匪卖身投靠,接受驻大通矿日军训练,被日军重用为杨公庙乡(即今之杨公镇)伪军连长后,便在杨公庙修炮楼、建碉堡、拉围墙,大兴土木,构筑工事,以此为据点,拥有120多人枪,经常带领日军到我根据地“清乡”、“扫荡”,奸淫掳掠,并到处设立关卡,敲诈勒索。凡是被他认定的“嫌疑人”,统统抓去交给日本人,轻则毒打,重则砍头、活埋、喂狼狗。广大群众对其恨之入骨,纷纷要求独立团为民除害,为国锄奸。杨效椿曾多次让人传话警告,令其改恶从善,但他一直置之不理,依仗杨公庙背靠淮南三镇(大通、田家庵、九龙岗),有“皇军”撑腰,活动日益猖狂,肆意残害抗日军民。杨效椿和独立团全体官兵忍无可忍,决定将其清除。

1943年7月底的一天下午,杨效椿命令一排排长刘自涛率战士们出击杨公庙伪军,但是只许“败”,不许“胜”。刘排长和战士们心领神会。傍晚时分,战斗打响了。王玉清见我军人数不多,便疯狂地扑过来。我战士们边打边撤,王玉清带领伪军紧追不舍,一直把我一排战士们“赶”到舜耕山下,才趾高气扬地返回老巢。

当天黑下来时,我一排战士们已回来与独立团大部队会合,潜入到杨公庙与大孤堆集之间的青纱账里,为夜袭杨公庙作准备。杨效椿下令:一排连长汪制均率部主攻伪乡公所,并以排长樊平为首由7名战士组成突击队,必要时实施强攻。杨公庙以东的大孤堆集驻有日军主力,南面的朱集也驻有日军,为防止两股日军救援,由七连和八连分别负责狙击。是夜11时许,万籁无声。战士们渐渐靠近伪乡公所。此时炮楼内狂笑声、叫骂声不断传来,伪军自以为打了胜仗,回到据点后大吃大喝,正在寻欢作乐。只听匪首王玉清尖着噪子喊道:“弟兄们,新四军已被我们撵跑了,今晚你们只管放心脱光腚睡大觉吧!”我战士们听得真切。樊平带领几个队员迅速上前将几个哨兵制服。杨效椿见时机已到,大喊一声:“打!”顿时枪声大作。炮楼下面几个伪兵端着枪往外冲,刚出门就全被击毙。王玉清一面指挥伪兵抵抗,一面组织突围,但几次突围都被打退,只好龟缩在炮楼里,居高临下,集中火力,负隅顽抗。杨效椿用土话筒高喊:“王玉清,你已被我们包围,只要你放下武器,我们就给你留一条后路。不然,只有……”话未说完,炮楼里一颗子弹打来,从杨效椿肩头擦过,杨效椿的军服被打穿一个窟窿。战至鸡鸣时分,狡猾的敌人停止射击,从枪眼打出白旗,还扔出几支“三八式”,以示“投降”。我一连机枪手杨传翠信以为真,丢下机枪,带两名战友前去取枪,敌人突然打来几梭子弹,杨传翠不幸中弹牺牲,两位战友身负重伤。这时天已麻麻亮。杨效椿下令强攻,突击队7名勇士,冒着枪林弹雨向前冲去。队长樊平匍匐到炮楼下面,一跃而起,将一束手榴弹从枪眼塞了进去。一声山崩地裂般的巨响,炮楼被炸开一个大豁口,战士们一齐猛冲,伪军乱成一团。匪首王玉清身中数弹,被我生擒。一连伪兵,除被打死20多人外,全部被俘。经过5个多小时激战,我军终于摧垮了杨公庙顽敌,周围日军未出来救援。

●独立团智取三和集 说书人点赞杨效椿 三和集是驻淮南三镇日军大本营的南大门。不久前,我独立团恢复了 一区部分乡的抗日民主政权。日伪军为了集结力量进行反扑,便在三和集建立了新的据点,派驻日伪馁靖大队,委任汉奸蒋子文为队长。绥靖队拥有20多人枪。同时,又建立了伪乡公所,委任汉奸马忠和为伪乡长。伪乡公所有20多伪兵,十几支枪。蒋、马自恃有日军撑腰,肆意妄为。为了确保自身安全,蒋子文在集北头兴建一座二层炮楼,作为绥靖队据点;马忠和则将伪乡公所建在十字街西南角。绥靖队炮楼和伪乡公所周围均用山石砌起丈余高围墙,围墙上面布满密如蛛网的铁蒺藜,墙下坑道环锁,深约八尺,可谓壁磊森严。

为了全面恢复寿一区区乡政权,三和集这个日伪新据点必须尽快清除。鉴于这一据点与驻淮南三镇日军大本营近在咫尺,且工事又相当坚固,杨效椿在广泛听取战士们意见的基础上,与几位助手研究决定智取,从全团物色20多位“精兵”,编为两个突击队,一个队负责清除伪乡公所,另一个队负责歼灭绥靖队。两队趁逢集化装进入集市,同时行动,相互呼应,速战速决。

1944年2月22日三和逢集。快到晌午时,我一队战士们装扮成赶集的农民或小商小贩,陆续抵达伪乡公所附近;另一队以班长王怀珍为首装扮成日军宪兵稽查,也来到集上。王怀珍身强力壮,武艺高强,胆大心细。这时,只见他身着日军宪兵稽查服装,手拎三八盒子,带着一队“鬼子稽查”,押着一个“要犯”,大摇大摆地走向绥靖队炮楼门口。

炮楼哨兵问道:“干什么的?”王怀珍一步跨到哨兵面前,“啪啪”给哨兵两个耳光:“他妈的,你睁开狗眼看看,老子是从大通来的皇军宪兵稽查,要将这个‘要犯’送交蒋队长!”哨兵被打得晕头转向,急忙立正敬礼;“长官请进!”

王怀珍一行直奔炮楼。门口哨兵上前拦住:“请让我通报一声,长官再……”不等哨兵说完,王怀珍厉声说道:“别废话!蒋队长在几楼?”哨兵回答:“二……”王怀珍随即暗示大部分“队员”留在一楼,震慑伪兵,自己则带着两个“稽查”和那个“要犯”径自登上二楼。这时,蒋子文正歪在床上,问过来意,似乎觉出什么破绽,刚要从枕头下摸手枪,王怀珍眼疾手快,枪响弹落,蒋子文顿时毙命。与此同时,分布在伪乡公所附近的战士们,估计王怀珍等已得手,大家一齐呐喊着冲进伪乡公所。面对这天降神兵,伪兵们一个个被吓得不知所措,纷纷缴枪投降。可惜,这时伪乡长马忠和不在所里,侥幸漏网。

是役,一举将日伪三和新据点摧毁,我军无一伤亡。在杨效椿指挥下,我独立团接连取得攻打杨家庙、智取三和集等一系列胜利,在淮西地区普遍建立了区、乡抗日民主政权。当时有说书人点赞:

独立团,真如神,指挥员杨效椿。既能武又能文,出奇制胜打敌人。一打杨家庙,活捉胡如宽。二打杨家庙,吓跑胡迪生。夜袭杨公庙,生擒王玉清。智取三和集,击毙蒋子文。威震淮西二百里,日伪闻风胆心惊!

责任编辑:安徽网淮南新闻相关稿件,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关键词 >> 战士,群众,杨庙,杨效,乡公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