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赵闻迪】那年国庆我在岗

作者 / 赵闻迪

那一年,跟我从小玩到大、感情深厚的表姐定于国庆节结婚,邀请我当伴娘。随着表姐婚期临近,我越来越兴奋,期待见证她最美的时刻。

孰料放假前两天,班长找我商量:“小赵,本来安排好的国庆节那天值班的张师傅临时有事,你能不能代她值一个班?”我一听愣住了,值一个班是24小时,表姐的婚礼就参加不成了。班长见我为难的样子,解释道:“找不到其他人代班了……”

表姐安慰我:“工作要紧,你安心值班吧。”爸爸提醒我:“你第一次独立顶岗,不懂的问题事先跟班长请教明白,别耽误工作。”我参加工作的时间不长,能不能独当一面?次日一上班我就把顾虑跟班长说了,细心的班长把值班期间要做的工作和安全注意事项列在一张白纸上,交代我如果遇到突发情况随时给她打电话。我这才吃了颗“定心丸”。

国庆节一大早我就醒了,推开窗户,一阵凉爽的清风夹着桂花的芬芳扑面而来,令人精神一振。抬眼望去,碧空如洗,白云似棉,阳光明媚,真是一个好天气啊!我在心中祝福着表姐。

爸妈都去表姐家帮忙了。我洗漱穿衣,自己准备早餐和值夜班的点心,下楼去班车点。

班车也焕然一新。今天值班的人还不少呢!大概是过节的缘故吧,大家的眉梢眼角都含着笑意,相互开着玩笑。一路上,学校、工厂、商场、超市处处张灯结彩,喜气洋洋。

下了班车,眼前一亮,金黄、艳红、粉紫、雪青的菊花和一串红摆成一个大大的盆景,大门上一排红灯笼随风摆动,露天大屏上打出“欢度国庆”四个大字。同事们相互打过招呼,奔赴各自的工作岗位。我也加快脚步向班组走去。

两间化验室和一间维护室已经被值前一个班的姚师傅打扫干净了,一尘不染的桌子上摆着一束黄蕊、白瓣、绿叶的野雏菊,静静地散发出略带苦味的清香。这一定是姚师傅去职工食堂吃饭的路上采摘的。翻开交接班记录本,姚师傅清晰的字迹映入眼帘:“本班次一共化验了二十份样品,烘箱里还有一份是早晨七点四十分送来的。电子天平的显示灯不亮了,请维修队的田师傅过来看一下。祝节日愉快!”我抿嘴一笑,眼前浮现出姚师傅温柔、认真的面庞。

烧上开水,在交接班记录本上写上日期、天气和姓名,我拿起内线电话打给运行集控室询问机组负荷——今天的第一项工作。接电话的值班员对我的声音不熟悉,问我是不是代班的?我含笑说是。他叮嘱我若遇到拿不准的事情及时联系班长。搁下电话,我暗暗赞叹他的认真、负责。

填好“电子天平显示灯失灵”的缺陷单送到维修队,正赶上他们开班前会。安全员问道:“今天是你值班?”“是啊。”“现场环境熟悉吗?要是不熟悉,你喊上我。”我感激地点点头。

穿戴好劳动防护用具,向现场走去。路过职工食堂,风中裹着油炸点心的香气,今天过节,食堂一定准备了丰盛大餐。阳光灿烂,空气清凉,凉丝丝、甜丝丝的风儿拂在身上说不出的惬意。路边的沿阶草结出了紫玉珠子似的果实,葱兰、雁来红和酢浆草展开花瓣沐浴秋阳。远处,冷水塔、高压线和塔吊在蓝天白云的背景下像一副庄严漂亮的油画。路上的人,戴蓝色安全帽的是检修人员,戴橙色安全帽的是运行人员,戴红色安全帽的是安监人员,他们脚步轻快、各司其职,突然之间,我心中生发出一种愉快的感觉。

回到班组,客户送来一份样品。我回想着平日班长他们接待客户的举止,努力做出一副老练的姿态。从午后至傍晚,样品络绎不绝地送来,觉得时间过得飞快。去食堂吃晚饭的途中路过一处施工现场,高高的脚手架上,检修工人爬上爬下,一边干活,一边说笑。金色的霞光洒在他们身上,照射得他们脸颊和手臂上的汗珠晶莹透亮。

入夜,机器的轰隆隆声格外清晰,我却不觉得吵人,反倒有一种安心踏实的感觉。机组、厂房和各种线路管道都灯火通明,使天上的星星也黯淡了不少。路上不时响起车轮声、脚步声和说话声,那是值夜班的运行员、检修员、安全员、消防员。我看了看表,我也该去现场取样了。素来害怕黑暗的我,这个夜晚却没有一丝不安,看着远处的万家灯火,胸中升腾起一丝崇高和神圣。

【作者简介】赵闻迪,党员,汉族,安徽省淮南市人,爱好看书、写作,尤其喜爱写散文和小说。多篇作品在市、省、全国电力系统获一二三等奖。安徽省作协会员。安徽省网络作协会员。中国散文家协会会员。中国电力作协会员。

1-1

责任编辑:淮南频道相关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关键词 >> 文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