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段昌富】舌尖上的幸福变迁

作者 / 段昌富

我的父母都生于解放前。新中国成立初期,物资匮乏,粮食短缺,吃饭是个大难题,俗话说:“人是铁,饭是钢,一顿不吃饿得慌。”家家户户都是饥一顿饱一顿的,粮食不够吃,就吃芋头和野菜,至今母亲还对荠菜、野苋菜、蒲公英、灰灰菜、榆钱叶、皮树果、勒豆秧等野菜如数家珍。当时父母亲他们最大的愿望就是每顿饭都能吃得饱饱的。所以,很长一段时间内,中国人互相见面的问候语都是:“你吃过了吗?” 

1953年,我国实行粮食统购统销政策。1955年,国务院通过《市镇粮食定量供应凭证印制暂行办法》,开始发行第一套全国粮票,中国开始进入票证时代。小小的一张票证,囊括了生活的方方面面。据不完全统计,我国从中央到基层发行过粮票的约有2441个单位,品种约有30万,种类和数量堪称“世界之最”。

民以食为天,吃饭问题永远是老百姓关心的头等大事。我小时候,买什么都需要票,我家只有父亲一个是城镇户口,日子过得紧巴巴的。“早起开门七件事,柴米油盐酱醋茶”,件件与吃有关,那时候,一个好的当家人不仅要精打细算着每月微薄的工资如何养活一家几口人,还要精心管理如何使用一个月内的各种票证。

肉,很少买。记得上小学时老师让填“民族”,我们不知道什么是“民族”。老师就通俗地问大家,你们吃肉(猪肉)吗?因为我们本地除了汉族外,还有不少的回族。我当时坚决地回答,我不吃。等老师统计好整个班级后,又不放心地问我一遍,难道一年到头都没吃过肉吗?我想了想,胆怯地回答,过年的时候吃过。于是我至今还是汉族。那时供应的油,根本就不够吃,炒菜时也舍不得倒油,每日饭菜很少吃到油香味,所以我们过年买肉时都是挑肥的。

每天吃的蔬菜,基本上没怎么买过。一是住在附近的姥姥家(农村蔬菜队)接济我们,二是我们上街拾菜叶。菜市街上午卖的菜到了下午剩的“菜底子”有时论堆卖,如果便宜我们就买下来,如果嫌贵就等别人扔了不要的我们去拣,菜帮子老的,剁碎了喂鸡,嫩一点的,就我们吃。那时候吃的新鲜蔬菜基本上就是白菜、土豆和萝卜这老三样。每年家里都要腌酱豆、腊菜和萝卜等咸菜,没新鲜蔬菜吃时能救急。

我们平时最盼望的就是能吃到豆制品,这对于我们来说已经是美味佳肴了。清晨,我们拿着豆制品票老早去供应点排队,老豆腐和干子便宜些,有时排到跟前,想买的老豆腐或干子卖完了,如果想换成买“千张”,大人给的钱却不够,只有悻悻而归。买来的老豆腐或干子,基本上是掺白菜炒。

粮站,我们那儿有两个,俗称“南粮站”“北粮站”。买粮时,首先要出示粮油供应证(粮油供应证,和户口本、结婚证一样重要,这个被俗称为“粮本子”的就是吃饭的“护照”)来“验明正身”,粮站人员会在“粮本子”上做上购买记录,除了钱,买米或面要用粮票,打油要用油票。

米、面和油都有不同等级不同价格的。印象最深的就是面粉了,有富强粉、建设粉和标准粉三个等级。富强粉是最好的,适合做档次高的面包、馒头、面条、包子等面制品。因出粉率为60%-70%,故俗称“七〇粉”;建设粉次之,是一种比较大众化的实惠面粉,适合做一般家庭的馒头、包子、饺子、面条等食品,出粉率在73%-75%,故俗称“七五粉”。标准粉,出粉率最高,可达82%-85%,故俗称“八五粉”。面粉的质量要求不高,但基本上能满足馒头、面条等面制品。由于“八五粉”价格最便宜,我们当时只有选它。即便如此,因为我们家只有父亲一个人的粮食,根本不够我们全家吃。于是父亲到处托人买高价粮。我到现在都非常清楚地记得我小时候,父亲带着我跑过很多地方的粮站到处求人帮忙的场景。

每次吃饭前,我们都要动手忙。我把桌子准备好,做饭的我哥我姐他们把饭菜端上桌,然后招呼父母亲吃饭,如果父亲下班晚了也一定要等到他回来。我们家吃饭时的规矩特别多。我小时候好忘事,吃饭时因不懂许多规矩,把筷子插在米饭碗中、不端着饭碗趴着吃、吃饭时吧唧嘴、掉落在桌上的饭菜没捡起来吃等,多次被父亲敲过手。

那时候最盼望着过年。一进入腊月,家里所有人都要开始忙起来了。父母亲会上街破天荒地买一回肉,会把家里喂养的鸡杀了几只。零食要自己炒,是平时积攒的西瓜籽,还有姥姥家地里种的花生。我们最想吃的零食就是馓子了。父母亲把炸撒子当作一件神圣的事情,在灶台点上香,在神灵面前祷告一番后,和好面等面饧好就开始炸馓子了。我们小孩子在旁边不能嘻嘻哈哈,不能讲不敬的话。我哥是姊妹中的老大,才有资格给父母亲打打下手。炸好的馓子沥好油,就装在铺有报纸的纸箱子里。馓子可以吃很长时间,出了正月平时放学饿的时候,一小把馓子就能打发了。

包饺子是我们姊妹几个的事儿了。我活不好面,主要负责剁饺子馅,饺子馅里面有韭菜、馓子和干子,剁碎成泥状用油盐拌好后,我们一起包饺子,有时把“一分”“两分”的硬币包到饺子里,看谁有好运气能吃到。

年夜饭时,父亲经常会对我们进行“家史教育”,讲述他小时候受苦挨饿的事儿,让我们现在要好好读书。我们姊妹几人私下里称父亲又开始给我们上“政治课”了。也就那个时候,我们对家族的过去有了初步的了解,也就是那个时候,我们知道了一菜一饭的来之不易,从而养成了节俭的品德。

改革开放初期,粮食供应仍然紧张,一般人家虽已饿不着,但也吃不好。随着改革开放的深入,粮食、猪肉、食用油等商品渐渐日益丰富起来,禽蛋蔬菜的价格也逐渐放开。1993年,国务院颁布《关于加快粮食流通体制改革的通知》,宣布取消粮票和油票。从此,伴随城镇居民38年历程的票证完成了历史使命,捆绑在商品身上的枷锁终于打开了,人们从此告别了票证所代表的物资匮乏时代。我家的日子也渐渐开始好起来了,大米、白面渐渐成为主角,蔬菜、瓜果、蛋禽、肉类也经常端上了餐桌。人们从“吃不饱”到“吃得饱”,完成一大步的跨越,餐桌上呈现出前所未有的丰盛。

富裕起来的中国人“吃风”大长,鲍鱼、海参、甲鱼、鱼翅也开始出现在餐桌上。法国大菜、意大利比萨、日本料理、韩国烧烤也纷纷进军中国,人们不出国门便能吃遍世界,我家孩子小时候也经常缠着他妈妈带他到麦当劳、肯德基吃上几回。大街小巷各种档次和风味的饭店随处可见,家里来同学朋友了,也都不想亲自下厨,都是到饭店解决。每年除夕,我们姊妹几个小家庭照惯例都要聚到父母亲那儿。我们不想让父母太劳累,都是到饭店吃年夜饭。父母亲虽然心疼钱,但他们哪能说服了我们呢!

进入21世纪后,吃好了之后又吃出了新问题。由于饭桌上顿顿都有大鱼大肉,导致“三高”与肥胖人群持续增多。人们开始寻求健康饮食,开始由“吃得饱”转变为“吃得好”,绿色、新鲜、营养成为新的关键词。以往被视为美味佳肴的鸡鸭鱼肉已不再是人们的必点菜,之前因粮食短缺而用来充饥的粗粮、野菜却成为健康食品,又重新回到了餐桌上。

如今,饮食不仅作为日常所需能量的补给,更是作为一种放松身心、享受生活的生活方式。人们在追求“味”的同时,也更加注重饮食本身传递的生活理念,吃出健康、吃出文化、吃出品味,舌尖上的美食让人们幸福更有质感。

今年,我们迎来新中国成立70周年。70年披荆斩棘,70年砥砺奋进,全国人民在中国共产党的领导下取得了举世瞩目的成就,人民生活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人们从“吃不上”到“吃不饱”到“吃得饱”再到现在的“吃得好”“吃得健康”,这舌尖上的变迁就记录着中国人民勤劳勇敢、创新进取的执着追求,记录着中国改革开放取得的巨大成就。

作家毕淑敏说过,幸福是一种心灵的振颤,它像会倾听音乐的耳朵一样需要不断地训练。的确,感受幸福是需要学习的。时代在飞速发展,改革开放的脚步不会停下。进入新时代,我们的幸福感会依然继续在舌尖上流转。同样,我们要懂得这样的幸福依然继续需要我们用奋斗来实现。

【作者简介】段昌富,文学学士,民建会员,淮南市八公山区人大常委,中学教师。文学作品散见于《杂文报》《青年时报》《安徽教育报》《校园与家庭》《中学生博览》“搜狐网”“今日头条”“安徽网”等报刊网媒。2015年在《光明日报》与民政部主办的“寻找最美地名”征文中获三等奖。2016年在国家互联网信息办公室主办的“追寻红色记忆”征文中获二等奖。现为安徽省作家协会会员、安徽省散文家协会会员、淮南市新四军研究会理事、淮南市作家协会理事、八公山区作家协会副秘书长、《八公山文学》执行主编、《取燧》校报编辑部主任。

责任编辑:淮南频道相关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关键词 >> 文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