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程晋仓】一路风雨二十年——我与人民政协

作者 / 程晋仓

我与人民政协结缘,始于上个世纪90年代。那时正值全市改革大潮涌动,国企改革全面推开,机关事业单位机构改革大幕开启,人员大流动,大迁徙,各类招考不断,人心思动、人心思变。

1997年4月,市政协发布公告在全市范围内公开招考选拔8名机关工作人员(最终只招录了7名同志),当时有550多名人员报考,经过笔试、面试、政审、体检等各道严格的关口,我以优异成绩被录入,分配到参政议政、建言献策最直接最有效,有着第一委员会之称的提案委员会工作。当时,适逢筹备第十一届市政协的换届工作,市政协缺少人手,我们这些新录用人员参加在市人事局举办的新录入国家公务员培训班仅到一半时间,便被市政协紧急召回到单位投入紧张而繁忙的筹备工作。会务工作琐碎和繁杂,那时筹备会议,不像现在很多会务可以外包,会务工作如书写标语、悬挂横幅、绑扎彩旗、布置会场、会议通知、装卸搬运会议物品等全靠会务人员自行解决。最让人记忆犹新的是2000年元月初去挂室外标语和主会场会徽。政协次会一般在元月初召开,正值严冬时节,天气异常寒冷。会务人员不仅要将事先费了老大功夫在办公室走廊内用大头针别好的手工书写的标语,卷好打包运至洞山宾馆院内,还要徒手攀上粗大的梧桐树,将标语对正拉直挂上并用铁丝和木棍绑好撑好,更要艰难地爬到宾馆大礼堂舞台上方黑咕隆咚的房梁柱架子上去挂重达数百斤的木质政协会徽。架子上空间很小,密布高高低低的木撑和铁支架,仅能容下2、3个人弯腰走动,从上放下悬吊的麻绳后,须下面人员托举才能拉起会徽,往往固定后发现歪斜不正,还要来回校正多次,当时这些活多是我们年轻人去做。会议终于开起来,但天公不作美,第二天一场雨雪大风将室外的多个横幅吹翻扯破,上面纸张淋坏,我们发现后不顾风吹冰冻,爬上湿滑的树干,及时更换标语,保证了会场的氛围。

在进入政协机关之初,有人对我说:“政协是个大牌子、空架子、老头子”的单位,言下之意,政协规格高、机构大,但无职无权,都是一帮从各部门退下来进行过渡,行将退休的老同志呆的地方。年轻人在那里增长不了什么才干,时间长了会虚度光阴。初听起来似乎有些道理,但紧接下来的事情,让我对政协有了重新认识。1998年初,十一届市政协一次会议上,政协委员们提出提案量大幅增加,特别是针对投入使用不长的陈洞路立交桥在设计、建设、使用、管理上存在的问题,从不同方面不同角度提出了31件提案,这些提案既涉及路灯照明、行人过往,也涉及交通安全、社会治安等问题,尤其是大桥投入使用后给机动车、非机动车、行人三者道口交汇及行驶安全带来众多隐患,曾发生多起人身伤亡事故,引发社会关注,这些提案在市政府提案交办会后不久便被相关部门以各种理由退回,尤其是因在设计建设管理责任上的不清晰,造成当时计委、建委、市容局三家相互推诿扯皮,2个月时间无法落实承办责任单位,提案办不下去,怎么办?在时任委员会主任孙金䘵、专职副主任王继华同志的主持下,我们与市政府督办室充分协商,由我和时任督查室副主任张健(现任市政务服务中心调研员)同志共同执笔,整理归纳综合涉及立交桥问题的31件提案形成一份有情况有分析有对策的建议,约请相关提案人座谈论证并组织实地现场视察,集思广益提出具体解决方案,如,增加大桥照明,架设高杆探灯;桥下设成非机动车行人专道,加设分流隔离护栏;舜耕中路上从火车站方向出入大桥口的行道坡,增加3层各14级缓冲台阶,直转角处加设凸面镜;在大桥各路口方向增加交通标识牌并特别在桥南主道下坡转弯桥口处增加高峰期值勤警力等,以政协情况反映专报市政府,时任市长杨爱光同志当即批示要求责任部门落实。3天后所有问题得到妥善解决。如今的立交桥虽经多次整修,但仍基本上保持了原先的交通管理模式。这一问题的解决,彻底澄清了原先我受社会上少数人宣扬政协无职、无权、无用论认识的干扰,原来政协不仅可以有所作为的,而且能发挥一般单位无法替代的作用。坚定了我在政协努力工作的决心。大量的事实证明,只要找准角度,拥有人才荟萃、智力密集优势的人民政协不仅能够有所作为,而且还大有可为,作用发挥有着十分广阔的空间。

在市政协工作期间,我先后经历了提案委员会、社会法制委员会、民族和宗教委员会、人口资源环境委员会、文史资料委员以及兼任机关党委工作等岗位,但无论在何种岗位上,我都深刻感受到了政协作用的特殊性、政协人的有为和担当。

如在民族宗教委员会工作期间,我们为民族地区发展建言献计出力,引导闪冲回族村民改良香椿种植方式、建立千亩香椿基地,李冲乡更新栽种软籽石榴,赖山村民饲养波尔山羊、小尾寒羊等;积极奔走引导宗教与社会主义相适应、为宗教界人士排忧解难,协调促成解决了悬拖7年之久的市基督教会自办具有慈善性的“广济医院”行医执照等等,让政协民宗委成为真正意义上的界别与界别委员之家和依靠。时至今日,政协民宗委仍一直受到少数民族和宗教界上层人士的尊重。

再如,2座人民政协林的建设。2003年初,十二届市政协积极响应市委市政府创建国家园林城市、打造生态淮南的号召和新四军研究会的倡议,发动委员植树造林、绿化家园,在八公山上建设了占地65亩的人民政协林,时任省政协主席方兆祥同志专门题写了纪念碑名,时任省政协副主席赵培根专程来淮南出席纪念林揭碑仪式。此后的十三届、十四届市政协又发动委员在东部上窑山上绿化荒坡,植种了以红枫树为代表的纪念林,成为一时佳话。

提及政协必须要说到市政协的文史工作。文史资料工作是人民政协工作的一大特色。改革开放,恢复政协工作以来,市政协开展抢救文史资料的相关工作,相继出版了一些文史资料选辑读本,丰富了淮南的史料库,扩大了淮南的联系面,增强了社会影响力,发挥了存史、资政、团结、育人的独特作用,为人民政协履行政治协商、民主监督、参政议政职能增添了鲜明色彩,开辟了一条发挥优势作用的特殊渠道。但后因种种原因,编辑出版工作一度中断。十四届市政协,李忠主席率先垂范、亲历亲为,在分管主席和驻会常委具体领导下,时任文史资料委员会专职副主任的我和委员会办公室、委员会成员及社会各界文史工作者、爱好者共同努力,恢复了《淮南文史资料选辑》的挖掘、收集、整理、编辑、出版工作。从2013年到2017年的5年时间里,每年至少出版一本文史资料书籍,先后挖掘整理编辑出版了《百年淮南钩沉——淮南文史资料集粹》《党和国家领导人在淮南》《淮南之恋——热爱淮南的N个理由》《影像淮南》《语出淮南子》《明嘉靖寿州志校注》《淮南文史资料选辑第十六辑》等8部史料书籍,在丰富淮南史料的同时,进一步发挥了市政协文史工作 “存史、资政、团结、育人”的综合功能。为活化文史工作,延续城市文脉,促进城市转型发展,我们立足市情,积极阔宽视野,拓展职能,首倡建议参与并促成“中国成语典故之城”最终落户淮南。2016年11月30日,二十四节气被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列为“人类非物质文化遗产代表作名录”之后,在市委市政府大力支持和相关部门的有力配合下,市政协主动协调、多方争取,积极推动,促成以国家文化部非遗司为指导,中国农业博物馆(中国农业展览馆)、安徽省文化厅、淮南市人民政府主办,市政协文史资料委员会、市文化广电新闻出版局承办的首次“全国‘二十四节气’保护传承学术研讨会”于2017年3月27日——29日在淮南召开,扩大了淮南市和《淮南子》的知名度,使淮南市的文化建设及时搭上了人类非物质文化遗产——二十四节气这趟国际列车。寿县划归淮南市后,市政协着眼寿县厚重文化资源活起来动起来,从其历史文化和国家级贫困县现状出发,以两顶“国家级帽子”为切入点,助力名城保护和脱贫攻坚,牵头由寿县政协承办,邀请全国同类型城市——会泽、大理、阆中、凤凰、代县等市县共聚寿县召开“全国‘双帽’六县(市)政协联席会议”,共议如何保护历史文化名城,发展文化旅游带动脱贫攻坚事业,建立联动机制,发表“寿县宣言”, 引起国家重视。市政协通过实施“发展大八公山旅游”大调研,形成近万言的调研资政报告,建言市委市政府大力发展“一山一水一古城”,即整合谋划、一体发展八公山——寿县古城——淮河风景带的文化旅游,培育城市转型增长极,促进了寿县古城、八公山文旅游事业大发展,促成了市级“八公山旅游风景区管委会”的成立。此外,市政协协调促成淮南本土民间收藏家苏正礼的收藏品落户淮南师范学院,以合作方式成立“百年教育馆”。还创新思路,在市新四军纪念馆、小甸集特支纪念馆、凤台板张集烈士纪念园、淮南师范学院百年教育馆等5个地方建立了首批“市政协文史研习实践基地”。

“韶光飞纵过,风雨兼程急。”今年是人民政协成立70周年,在这个特殊重要周年来临之际,各族各界人士争相举办庆祝活动,毕竟是经由70年前的全国政协会议才最终宣布了中华人民共和国的诞生。而倍感有幸的是,我曾经作为市级政协机关的一份子,与人民政协有过一段交集,一路相伴风雨前行7000多个日日夜夜,共同经历上世纪90年代的地方改革开放的潮涌,踏过世纪之交的门槛,迎接新千年的朝阳,见证新时代的巨大变迁,感受这座百里煤城的沧桑世事。

如今,每当提及人民政协,总有一种莫名的感觉在胸中涌动,毕竟整整20年的相守,从20多岁迈进人民政协大门的风华正茂的年轻人到离开人民政协时近乎知天命的年纪,回首我的人生历程,可以说自己所有青春岁月几乎都融进了人民政协事业之中。

【作者简介】程晋仓,男,安徽省作家协会会员、淮南市作家协会副秘书长,任中共淮南纪律检查委员会研究室(法规室)主任。曾参与或主编《中国梦淮南情》《百年淮南钩沉》《党和国家领导人在淮南》《淮南政协志》《淮南之恋》和《影像淮南》等文集。

责任编辑:淮南频道相关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关键词 >> 文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