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赵闻迪】那双眼睛

作者 / 赵闻迪

她姓程,是给我补习英语的家教老师。

第一次见面,我就被她那双眼睛吸引住了。她白皙丰满的鹅蛋脸上镶嵌着一双深潭般乌黑美丽的大眼睛,通身的气质沉静文雅,令我想到《青春之歌》里的林道静。

她送给我一个蓝皮笔记本,扉页上写着我的名字和一句鼓励的话:“只要你相信自己行,你就行!”

她性情温柔,富有耐心,说英文的时候语调特别柔和,我喜欢听她说英文,希望有一天也能说一口像她那样流利的英文。每当我发音标准时,她的眼睛便弯成月牙儿,黑亮的眸子漾出赞许的笑意;每当我念错单词,她好看的柳叶眉便向上一扬,大眼睛里流露出疑惑的表情;每当我频繁出错、心浮气躁时,她的目光便格外温柔清澈,语气也格外轻缓:“别着急,再来一遍。”

她喜欢给我讲英语故事,讲得最多的是海明威的《老人与海》。她说:《老人与海》教给我们生命的意义——一个人生来不是给打败的,一次失败了,就再来一次,生命不息,奋斗不止,就像那位老人,独自一人、驾着破船也要跟大海、跟风暴、跟鲨鱼、跟孤独、跟命运搏斗。那份勇敢坚定、百折不挠永刻于星空之下、熠熠生辉。说这些话时,她的眼睛格外明亮,像两束小火苗。

日子久了,她也跟我说一些别的事,比如,她来自一个闭塞的小镇,家境清贫,父母供她上学很不容易;比如,她想考研,又心疼父母太辛苦;比如,她希望毕业后到大城市打拼,可又想回家乡照顾父母……她说这些话时,眸子里流露出纠结和忧郁,彼时缺乏人生经验的我不能完全理解,只好静静听着。

因为她的博学多才、循循善诱,我的英语成绩日益进步。

她毕业前,我去她的班级里问题目。讲完题目,我收拾书包准备离开,她叫住我:“稍等。”搬了两个方凳走出去。门外是一道长廊,正对着花坛和操场,跑道上有几对情侣。她把方凳搁在墙根,阳光半照在墙壁上,她叫我坐下。

她看着我,说得很慢,漆黑额发下一双眼睛睁得大大的,长长睫毛向上扬起,瞳仁清澈见底,随着她说话时而转动着,时而定定的:“南京的中学寄来聘书,我想去,可母亲让我回家乡,我好纠结……朋友也不理解我……”我一声不吭地听着,当时在想什么?惦记着英语练习?记不清了。莫名其妙地,我突然站起来说:“程姐姐,下午还要上课,我回家了。”

我忘不了当时的情景和她的眼神,我站着,她坐着;我俯视着她,她仰望着我,眼睛里流露出难过和失望,长睫毛颤抖了一下,低垂下去,遮住瞳仁,淡淡一笑:“哦,路上小心一点。”

不久之后她就回老家去了。

那年年底,我收到她寄来的一本精装本的《老人与海》,扉页上写着一行英文花体字:“只要你相信自己行,你就行!”

多少年过去了,我仍记得程老师的那双眼睛,记得她给我的教诲和鼓励。

1-1

责任编辑:淮南频道相关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关键词 >> 文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