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寿县】古城和诗城的渊源

○楚仁君

那淡蓝色思绪,绵邈,如游弋的音符。我来到马鞍山,一直往前走,便是崇蛮叠翠的仙境。追溯往昔,我在云雾环绕的采石矶,看到诗仙,太阳鸟在高处闪耀。却不见,千年古树,那抚琴而歌的精灵。

——题记

mmexport1546414667810

“策行宜战伐,契合动昭融。”冥冥之中,似乎是上苍的有意缔结,这两座城市竟有着如此神奇的契合之处、共同之点,演绎着天造地设般的城市之缘。两座城市天南地北,相隔遥远,一个在淮南,一个在江东,地缘关系割舍不断;两座城市天各一方,雄居一隅,一个是国家历史文化名城,一个是中国诗歌之城,文化渊源息息相通。两座城市宛若江淮大地上两颗璀璨的明珠,一起闪耀着辉映华夏的文明之光。

历史上的古城和诗城,产生过密切的地缘联系。春秋战国时期,寿县和马鞍山同属于楚地。据《左传》记载:楚穆王四年(公元前622年),“六(今安徽六安)人不服楚即东夷,楚灭六”,自此开启楚国东进江淮的征程。楚国进入江淮后,经历了与江淮六国集团的征伐、吴楚之争、楚越蔡之战,逐步统一了江淮,并于战国晚期迁都寿春(今安徽寿县),至公元前223年被秦国所灭,楚国在江淮地区的经营长达400多年。马鞍山西周时属于吴国,春秋战国时期先属越国,楚灭越后属于楚国。公元前202年,自称西楚霸王的项羽兵败垓下,自感无颜见江东父老,拔剑自刎于乌江(今安徽和县),北宋宰相吕蒙正曾叹曰:“楚霸英雄,败于乌江自刎;汉王柔弱,竟有万里江山。”相对于马鞍山来说,寿县的历史地位在同时期一度十分显赫和突出,尤其是战国晚期秦将白起拔郢(公元前278年),迫使楚东迁淮阳(今河南淮阳县),楚国政治、经济、文化中心也相应东移。至战国晚期后段,随着楚考烈王迁都寿春(公元前241年),江淮地区的寿县已成为楚国东境的政治、经济、文化中心。

历史上的古城和诗城,发生过相似的军事战争。马鞍山自古就有“金陵屏障、建康锁钥”之称,战略地位十分重要,历来为兵家必争之地。三国时期,东吴和魏晋在芜湖和采石一线进行过长期的拉锯战。公元1161年(南宋绍兴三十一年,金正隆六年),南宋文臣虞允文率领军民于采石矶(今马鞍山市西南)阻遏金军渡江南进,打响了江河防御战。采石之战是南宋宋军抗金斗争的重要战役,南宋军民以劣势兵力力挫南侵金军主力,打破了完颜亮渡江南侵、灭亡宋廷的计划,加速了完颜亮统制集团的分裂和崩溃,使宋军在宋、金战争中处于极为有利的地位。无独有偶,在寿县历史上也曾发生过相似的军事战争。寿县,古为“江东之屏藩,中原之咽喉”,“有重险之固,得之者安”。据《寿州志》(清·光绪)记载,在从春秋战国到清咸丰时期约2500年时间里,以寿春为战略中心的各种战争和兵事就达数百场之多,其中比较著名的战争就有楚人灭六、王贲伐楚、曹操入淮、淝水之战等。公元383年,前秦出兵伐晋,东晋大将谢安临危不乱,凭借淝水(今安徽寿县东南)天险,与不可一世的苻坚决一死战,晋朝最终大获全胜。淝水之战挫败了前秦肆意扩张的锐气,国家也因此衰败灭亡,而东晋则趁此北伐,把边界线推进到黄河以北地区,并且此后数十年间再无外族侵略。采石之战和淝水之战,都是中国历史上以少胜多、以弱胜强的著名战例。采石之战中,南宋一介书生虞允文率领1.8万残兵打败金国完颜亮的40万大军,真是“羽扇纶巾,谈笑间,樯橹灰飞烟灭”(苏轼)。淝水之战中,东晋征讨大都督谢安以8万兵力大胜苻坚80万前秦军,真乃“昔周瑜赤壁之举,笑谈而成;今谢安淝水之师,指挥而定”(徐梦莘)。这两场战争之间虽然相距近800年,但都是历史上发生在江淮之间的著名战役,其共同特点是恃水为险,以水为固,凭借长江、淝水天堑进行决战,最终取得决定性胜利,从而一起载入中国军事史册。

历史上的古城和诗城,流淌过共同的文化源流。诗仙李白是马鞍山的文化象征和精神标识,中国诗歌之城因此得名。马鞍山是李白多次游历之所和最后的终老之处,大诗人在这里度过了人生的最后岁月。有专家研究,李白晚年之所以选择马鞍山当涂作为终老之地,其理由有四:一是寻找知音,李白曾多次登临青山凭吊山水诗人、宣城太守谢眺;二是托付诗文,李白将毕生创作的诗文托付给当涂县令李阳冰;三是迷恋山水,李白在马鞍山地区的游踪遗迹达到30多处;四是怀念乡亲,李白关于马鞍山地区的55篇诗文中,涉及到当地人的就有近20人。因为有了李白,给中国人增加了多少民族自豪感;因为有了李白,给诗城人民的文化生活增加了多少丰富的内容。李白与现代,李白与世界,这两条线索贯穿并交织在一起,展示了一个横跨1300多年的李白,一个永远活在诗城人民心里的李白。同样,淮上古都寿春也是诗仙李白“人至山水处,寄情山水间”的向往之地。唐开元十四年(公元726年)春,时年二十六岁的李白西出长安,“伐剑去国,辞亲远游”,泛舟淮水,前往广陵(今江苏扬州)游历。李白在途经淮南道寿春郡时,弃舟登岸,慕名造访,登八公山,观东淝河,一路兴致盎然,一路诗兴勃发,在寿期间写下了《送张遥之寿阳幕府》《白毫子歌》《寄淮南友人》《淮南卧病书怀寄蜀中赵征君蕤》等4首诗作。其中《送张遥之寿阳幕府》是李白吟诵寿春诗歌中最富有代表性的作品之一,艺术特色亦最鲜明,表达了诗人对寿春山水和人文景观的钟爱之情,也抒发了诗人为挽救国家危亡尽一份绵薄之力的雄心壮志。在古城和诗城秀美的山水间和广袤的大地上,都留下了诗仙李白游历的踪迹和吟诵的诗作,李白是两座城市共有的文化源流和文化标识。

“古木有缘归净土,章台无分集寒鸱。”古城和诗城之间虽然山水阻隔、南船北马,在行政级别、经济水平、生活习惯等方面迥然不同,相去甚远,但两座城市同根同宗,同根同源,地缘相近,人缘相亲,文化相通,血脉相承,那浓厚的历史感和民族感不会因空间的距离而产生隔膜,也不会因时间的改变而改变,相反却会像浓浓的“楚井坊”、“鼎盛李白”酒一样令人心往神驰,愈发浓烈。正如余光中先生所说的那样:“纵的历史感,横的地域感,纵横相交而成十字路口的现实感。”(《白玉苦瓜》序)。历史文化在古城和诗城的天空中相互交融,熠熠生辉,历史是古城和诗城共有的根,文化是古城和诗城共有的魂,历史是渊,文化是源,缔结了古城和诗城的历史之缘、文化之缘。

【作者简介】楚仁君,安徽省寿县人,鲁迅文学院2004年度文学创作(函授)班优秀学员,安徽文学艺术院2017年中青年作家研修班学员。先后在《安徽文学》《新安晚报》等省内外报刊发表文学作品及历史文化研究学术论文160多万字,其中数十篇作品在各项赛事中获奖,出版散文随笔作品集《古城时光》、历史文化专著《典藏寿春·寿县成语500条》。现供职于寿县文广新局。

责任编辑:淮南频道相关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关键词 >> 寿县